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4月15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54例,累计确诊病例达33573例

4月15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54例,累计确诊病例达33573例。新增死亡283例,共4440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2454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600例(65%),布鲁塞尔95例(4%),瓦隆大区706例(29%),1837例(75%)来自养老院。昨天共进行了13434次检测,其中在医院共进行了2563次检测,在养老院进行了10871次测试。

在累计确诊33573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9666例(59%),布鲁塞尔3404例(10%),瓦隆大区9999例(30%),未知居住地信息的504例(2%)。

在过去24小时,有283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佛兰德斯214例,瓦隆大区32例,布鲁塞尔37例。其中,103人在医院死亡,173人在养老院死亡。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4440人。

发言人说,由于报告系统的技术问题,瓦隆大区养老院的死亡数字被低估了。在养老院死亡患者中,只有一小部分确认感染新冠病毒。

在总死亡人数中,佛兰德斯 2243人(51%),瓦隆 1523人(34%),布鲁塞尔 674人(15%)。

昨天有250人住进医院,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524人(-12),有1204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22),889名患者使用呼吸机(-26)。 昨天有293名患者出院,累计出院7107人。累计住院11932人。

发言人表示,报告确诊病例突然增多,反映了测试数量的增加,特别是养老院测试增加。


二、未满月婴儿成为比利时最小的新冠患者 Pascal Budo(50岁)和Shirley Ickmans(21岁)不到一个月大的女儿佐伊(Zoë)感染了新冠病毒。目前全家正在隔离。安特卫普大学医院病毒学家赫尔曼·古森斯博士说:“一个月大婴儿感染新冠病毒是非常例外的。”


三、比利时几乎是每百万居民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做得这么糟糕吗?“计算方法不同”

比利时每百万居民中有359例死亡,仅次于西班牙(每百万居民386例死亡)。我们已经超过了意大利(每百万居民348人死亡)。是我们国家做得不好吗?还是我们计算精确更新频繁?事实证明主要是后者。

病毒学家马克·范·兰斯特在The Appointment节目中说,如今,冠状病毒数据的统计中几乎包括了所有养老院的死亡。因此,不仅包括死于新冠病毒的老年人,还包括那些因心脏病发作而死亡的人。在许多国家/地区,很少或根本没有养老院死亡的记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死亡人数会偏高。

范兰斯特不同意用现在的计算方式去判断国家应对疫情的能力。“如果您真的想知道,就得看看这样统计的死亡率:平时有多少老年人死亡,现在有多少老年人死亡。事实证明,我们肯定不会比别的国家做的差到哪里去。”


四、延长封锁前病毒学家解答最关心问题

在极有可能延长封锁措施的前夕(今天下午联邦政府举行会议决定),人们有很多问题想了解。病毒学家马克·范·兰斯特在VTM新闻上回答了一些紧迫的问题,他建议国家安全委员会在抗击冠状病毒的过程中需要做些什么。 我们都在关注法国,他们的紧急措施将持续到5月11日。我们的措施也会延长到5月11日吗?

“我们说过要到五月初。我们将这样做是有意义的。”

那么大型活动呢,会在7月中旬之前取消吗?

“说句难听的,今年是一个“取消年”。范兰斯特说:“没有人会再为取消什么事件感到惊讶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明天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禁止诸如Tomorrowland 和 Rock Werchter 之类的大型活动。但范·兰斯特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活动的禁令将持续到七月还是八月。”

我们是否应该像法国一样,强制戴口罩?

“当我们开始退出策略时,我们认为戴口罩是必须的。因为到时候人口会更密集,无法满足我们规定的社交距离。那么戴口罩就成了必备的防护措施。”

那学校呢?哪些学校何时以及如何重新开放?

“学校不会在几天内就开学。学校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这些学校最终将如何重新开放?”有不同的情况,”范兰斯特解释说。“但目前还没有结论性的建议,因为还没有进行必要的分析。无论如何,在学校里遵守距离规则是很困难的。孩子们越小,就越难做到这一点。还有教室的限制。”

今年夏天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国家度假吗?

“这可能是一个我们还没有经历过的假期。但我们也要避免拥挤的海滩。但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7月取消重大节日,这意味着没有根特节?

“这很难定。还必须依据当地的露天市场做出决定。”

那六月的足球赛事呢?

“在其他国家,人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我认为职业联赛已经有取消的打算。但是,如果它在其他国家完美解决而我们却不能做到,那将是一种耻辱。”


五、抗击新冠病毒措施 比利时是否在抄法国作业?

比利时媒体RTBF报道,有人认为比利时抗击新冠病毒措施是受到了法国的启发,或者说照搬了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措施。 首先是国家安全委员会(CNS)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关闭学校和餐饮业。法国在之前已经宣布关闭托儿所,学校和大学。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本来仍在讨论,在法国总统宣布上述消息两小时后做了决定。

然后,3月16日,法国总统宣布本国出于“战时状态”,并宣布禁止非必要出行,也就是封城。3月17日,比利时也宣布采取封锁措施,要求民众待在家中直到4月5日。

3月2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确认将封城措施延长至4月15日。当天晚上,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也做了同样的决定:延长到4月19日,甚至可能到5月3日。

最后,4月14日法国总统将封锁措延长至5月11日,并宣布开始恢复活动,届时托儿所,学校和大学重新开放。4月15日(今天)下午,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召开会议,就接下来的安排达成一致。毫无疑问封锁措施会维持不变,预测最少持续到5月3日,也可能更晚一些,不一定与法国同一时间。

比利时在抄法国作业?

迅速浏览下来确实会让人觉得比利时只是在效仿法国。 伊迈·莫苏迪在RTBF的评论中写道:比利时有400多万说法语的人,在荷语区也有上百万人懂法文,政治上讲这是有很大分量的。法国文化对比利时是有真正影响的。很显然马克龙的演讲受到了政府的关注,评论和分析,并迫使比利时在某些问题上采取立场,比如关闭学校。要知道,3月12日的时候,荷语区政党是不希望关闭学校的。

比利时首相是不是抄了法国的措施?这种说法会激怒比利时首相所在的阵营,在一些措施上比利时要么比法国决定要早,比如关闭餐饮业,禁止所有大型活动;要么没有效仿法国,比如禁止慢跑,划定范围,在一定时间不考虑养老院死亡人数,实施宵禁等等。比利时和法国的措施相比还是有许多差异,而且是很显著的。

比利时有自己的专家,政府会倾听他们的意见,讨论他们的报告,遵循他们的指导,不是说非要等或者考虑法国。尽管如此,马克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前制定了许多比利时的路线,他的决定虽然重要,但对比利时并不是决定性的。比利时并没有按照德国或者荷兰的节奏,而是自己的节奏,虽然看起来确实会与法国的相似。


六、口罩,防护服,药品…比利时库存状况?

4月14日,PhilippeDe Backer部长表示:复活节周末期间,医疗采购专责小组成员并未休息,又在国际市场上下了一些订单并在上周末收到一些交货,然后在比利时军方的协助下分发了一部分医护物资。

口罩:目前专责小组已订购1.13亿多只医用外科口罩及4900多万只FFP2/FFP3口罩,其中1900多万只医用外科口罩和470多万只FFP2/FFP3口罩已交货。最后,根据风险管理小组制定的分配原则,分发了1200多万只医用外科口罩和85万多只FFP2/FFP3口罩。

防护服和手套:该小组订购了1200多万件防护服和530多万手套。上周末已分发近20万件防护服、150多万副手套和5000副护目镜。

药品:另外,De Backer部长办公室表示,已经向所有医院分发了足够的羟氯喹和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病毒患者的抗疟疾药物),用于治疗3万多名患者,可用的额外数量可以作为战略储备。

上周,所有的医院都收到了大量的“Curare”作为战略储备(一种用于用于插管患者放松肌肉的药物)。DeBacker部长办公室补充说,本周还将再次分发5万多批次物品。


七、佛拉芒公司可每周生产四百万口罩“我们可以为整个比利时人口提供口罩”

两家佛拉芒公司VanHeurck和ECA共同在自己的国家开始生产外科手术口罩和FFP2口罩。很快他们将能够每周生产多达四百万个外科口罩。新闻发布会上,菲利普·德贝克(Philippe De Backer)部长对此感到满意:“通过自己生产,我们可以为整个比利时人口提供高质量的医用口罩。”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这两家公司将安装四台生产口罩的机器。每台机器每年可生产4500万个口罩。每年总计约生产1.9亿个手术口罩,或每周约生产400万个。“我们现在正在尝试尽快开始生产,并正在研究原材料供应和生产的各种选择。

“比利时企业家精神的好榜样,”德贝克部长回应。“我对比利时的生产进展感到满意。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质量。这对每个与冠状病毒作斗争的人都非常重要。”部长说,“如果有必要的话,将生产足够多的口罩,为整个比利时人口提供高质量的外科手术口罩。”此外,部长已经与bpost讨论口罩的分发。

两家公司还已经购买了生产FFP2口罩的机器,在几周内可以开工,每年生产1000万个FFP2口罩。

德贝克部长还希望与荷兰建立一个易货贸易,目前荷兰有生产FFP2口罩,但尚未生产外科口罩。德贝克希望在需要时用比利时生产的外科口罩与荷兰交换FFP2口罩。


八、IMF预计比利时今年GDP将下降6.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14日发布的最新经济展望中预测,由于新冠病毒危机,比利时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下降6.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2021年比利时经济预计恢复增长,并反弹4.6%(2019年比利时的经济增长率为+1.4%);比利时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将非常低(+0.3%),到2021年物价将略有上涨(+ 1.1%);在2019年5.4%的失业率基础上,预计今年上涨近2个百分点(7.3%),明年将略有下降(6.8%)。


九、佛兰德斯近一半人想要安装新冠病毒APP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由于政府正在研究退出策略,以便在新冠病毒解封后重新开始正常生活,一项调查显示,51%的受访者希望使用冠状病毒应用程序,但仅在严格条件下才能使用。

根据由“知识中心数据与社会”进行的一项调查,在1,708名受访者中,有39%的人不愿意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安装冠状病毒应用程序APP。10%的人立场中立,而51%的人准备在手机上安装类似的应用程序。在后者中,有88%的人(非常)担心当前的冠状病毒危机。

但是,根据使用该应用程序的目的,愿意安装该应用程序的人数有所不同。例如,有54%的人不同意使用该应用程序“拒绝进入超市或乘坐公交”功能。26%的受访者反对建议居家隔离14天的功能,而19%的受访者不希望根据个人位置和联系方式来预测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51%的受访者愿意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与该应用程序共享其GPS位置,但是当疫情结束时,这一数字下降到34%。

除了共享那些数据外,共享数据的意愿还取决于与谁共享。一半的受访者愿意与政府共享数据,而63%的受访者愿意与医院共享数据。

研究人员指出,疫情结束后的数据将如何处理,这是大多数受访者关注的最大问题。78%的人认为,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共享的个人数据最后会落入其他组织或公司的手中,而这些原本不是提供给他们的,而65%的受访者担心当前的措施将来会导致不良后果。63%的人担心后续的应用程序。


十、电力批发价降到0以下

由于新冠疫情爆发,比利时电力供应过剩,导致批发电价“降到0以下”(负收益)。

许多公司处于停业状态,或者仅以一半的功率运行,这导致比利时的用电量下降了16%,并且批发市场的价格已连续四个周末跌至零以下。

绿色能源供应商Eneco的采购经理Pieter Verlinden对荷文媒体De Tijd说:“我们周一关闭了海上风电场,因为它们产生的电力只会让我们入不敷出。”

通常,在工作日间交易中售出1兆瓦时的电力可产生40到50欧元的收入。但是,在复活节星期一,情况恰恰相反,风电场或发电站的运营商不得不为每生产一兆瓦时亏损115欧元。

据NewMobility报道,70GigaWatt能源咨询机构经理克里斯沃斯普尔说:“我不记得曾经经历过如此剧烈的价格下跌。”“周一的电价连续13个小时为“负收益”。这是前所未有的,”他说。


十一、列日机场成为WHO八大医疗物资转运中心之一

列日货运机场已被世卫组织WHO选定为八个对抗击冠状病毒疫情医疗物资集散地之一。

通过一个全球供应特别工作组,世卫组织预计每月将通过中心网络运送约1亿个口罩和手套、2500万个呼吸器、250万个测试包。

据L'Echo报道,列日-贝尔塞特(Liège-Bierset)机场将成为WHO的欧洲枢纽,与南非,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塞俄比亚,加纳,马来西亚,中国和巴拿马的机场一起被选中。

列日货运机场从4月11日起,至少到5月底,都有能力处理救援行动。机场发言人说,列日机场遍布整个非洲大陆的密集互连网络以及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运营的优势,是WHO选中他们的主要原因。

列日机场同时也是在线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的欧洲枢纽,已经运送他们发往比利时和其他欧洲国家的8700万口罩。


十二、封城期间街头性骚扰并未停止

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昨天刊登了卡米拉·维尔娜耶斯(Camille Wernaers)撰写的一篇长篇报道。报道说,疫情危机和封锁措施并未阻止街头日常对女性的性骚扰行为。社交媒体上一些女性表示,在少有几次必须出门的时候还是遇到了这种事情,包括:口哨,盯人的眼神和言语侮辱。 空荡荡的街道让女性更没有安全感。一位布鲁塞尔女士表示:有一种可怕的感觉,会想如果有人在这里袭击我,没有人帮我。这种想法在她一个人散步时出现了好几次。

一些女性在Facebook上的发言: 天气很热,我穿着短裤去跑步,结果碰到3个流氓对着我按喇叭,还有一些人对着我从上到下看来看去,还有吹口哨,即使在封锁期间还是一样令人失望,现在大家广泛讨论疫情后的世界,能不能包括尊重一下女性?拜托! 我出去采访,有男人在阳台上吹口哨:小姐,你让我好兴奋,过来跟我一起隔离啊!10分钟后在等红灯的时候,一辆摩托车朝我按喇叭:哟,不错啊!所以封锁期间不能让街头骚扰暂停下?! 好吧,我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但事实上:街头性骚扰一直都有。 Bruzz的报道谴责了布鲁塞尔街头持续甚至增加的性骚扰,这很棒。但很遗憾有一位给我们服务的心理学家反而说:春天到了,荷尔蒙上升,这是生物学规律(大概这样的说辞)。 昨天看到@SophieSine的推特,想起一件事,先是知道一个女亲戚被一个邻居骚扰(在30秒的强制谈话后提出发生关系),然后我自己去药店的路上,自己也被流氓骚扰了。 还有一位女士告知(荷文媒体)Het LaatsteNieuws:有些是抛飞吻,有些是打电话,这周还有两名男子逼近我叫我婊子,要出50欧元买春,真的是非常过分。我在惊慌失措中回到了房间。 据Bruzz报道,警方那里报告和投诉没有增加,是因为这种事很少闹到警察局。荷语作家Lize Spit也在推特上提到这个问题:自从封锁措施以来,布鲁塞尔街头性骚扰显然更严重。到处都是让人厌烦的男人,散步回来,不仅仅想洗个手,还想好好从头到脚做清洗,洗掉所有肮脏的眼神和污言秽语。 应受法律惩罚

RTBF报道说,根据非盈利组织JUMP的数据,超过90%的女性在公共场所经历过性别歧视行为。

街头骚扰是包括一系列严重的、应受法律惩罚的行为。2014年的《性别歧视法》规定,对于任何以性别为由表达对某人的蔑视的手势或行为,可被判处1个月至1年的监禁和/或50至1000欧元的罚款。

RTBF报道说,对这些问题直言不讳的女性在网上也会受到进一步的骚扰。键盘侠表示街头骚扰都是这些女性的错,她们没有理由抱怨,都是因为她们漂亮才这样。这些都是强奸文化的典型例子:把责任推给受害者。随着封锁措施的推进,这种强奸文化变得更加明显:一些男性甚至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信息,说可能在封锁结束后强奸一些女性。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