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4月14日

Updated: Apr 20, 2020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30例,累计确诊病例达31119例

4月14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30例,累计确诊病例达31119例。新增死亡262例,共4157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荷文媒体HLN报道标题中强调在佛拉芒大区养老院死亡总数超过1000人。

在新增确诊530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332例,布鲁塞尔62例,瓦隆大区129例。昨天在医院共进行了2081次检测,在养老院进行了5700次测试。

在累计确诊31119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8066例(58%),布鲁塞尔3309例(11%),瓦隆大区9293例(30%),未知居住地信息的451例(1%)。

在过去24小时,有262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佛兰德斯125例,瓦隆大区108例,布鲁塞尔29例。其中,90人在医院死亡,171人在养老院死亡。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4157人。

在总死亡人数中,佛兰德斯 2029人(49%),瓦隆 1491人(36%),布鲁塞尔 637人(15%)。52%在医院中死亡。

昨天有242人住进医院,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336人,正在住院人数在过去24小时里有所减少。有1223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比昨天减少11人,915名患者使用呼吸机(-25)。

昨天有161名患者治愈出院。

发言人、病毒学家Van Gucht说:“数据显示控制疫情正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必须继续保持控制。”

国家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Yves Stevens)说:“我们对这些数字抱有谨慎的乐观,主要是新入院的人数在下降。”“但是,我们必须将这些数字的分析和解释交给专家,他们将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建议。决定曲线的是我们的行为,而不是相反。”他说。“现在人们开始改变自己的行为(不遵守封锁措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使曲线一直下降,我们要感谢为此做出贡献的每个人。”

我们看到,今天的积极信息是,确诊人数再次大幅下降,新住院人数也比昨天减少68人。但愿确诊人数下降不是因为昨天是复活节假期测试数量少(医院里的测试仅2081次)的缘故。可能大家都在问,拐点到了吗?


二、专家:下降速度明显低于前几周增长速度

13日,比利时危机中心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有关疫情数据和演变,联邦新冠病毒发言人Emmanuel André指出:自4月初以来,我们看到住院人数有所下降,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确诊人数下降的速度明显低于前几周的增长速度。为了进入下一个阶段,重新考虑我们需要采取的措施,住院人数必须减少。需要继续遵守封锁,身体距离和洗手卫生的措施。必须达到社区中传播率和病床占用率的最低水平。如果好好遵守这些措施,曲线的下降速度会更快。


三、财政部:四月份预扣税和增值税可延期付

联邦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室今天早上宣布,财政部长亚历山大·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已下令联邦财政公共服务局,企业4月份的预扣税(precompte professionnel)和增值税(TVA/BTW)可以延期支付。

这两项税3月份已经推迟,为自雇人士和公司创造了45亿欧元的流动性缓冲。

许多企业正受到封锁措施的打击。3月,我们已经决定推迟预扣税和增值税的付款。由于封锁措施已延长至4月,因此我决定对4月份的税项再度推迟。”

预扣税和增值税的付款期限延长了两个月。推迟付款意味着可以在以后付款,而税务机关不收取逾期付款的利息和罚款。

预扣税的截止日期为7月15日。增值税的截止日期是7月20日。


四、新冠病毒造成临时失业:假期工资受影响吗?

4月底或最迟在6月底,公务员、白领及蓝领工人可以领取假期工资。这项权利对现时的临时失业人士是否受到限制,或是明年会受到限制?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Valérie t'Serstevens是SD Worx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她解释说白领和蓝领工人的待遇是一样的:现在暂时失业的人,在2020年已经具有了2019-2020年假期的权利。因此将在2020年5月或6月从雇主那里获得全额假期工资,具体取决于他们的雇佣公司。当前临时失业对其2020年假期工资没有影响。

明年也不会有影响?

国家年假办公室(ONVA)发言人CarolineChan解释:2020假期工资,一些行业会享受提前付款,包括:清洁行业、服务券行业、餐饮业、适应调整工作的公司和临时工。这些行业受疫情危机影响最为严重,比如很多做兼职的女性,我们要让这些人优先获得假期工资。

Valérie t'Serstevens还指出:2021年的假期工资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政府已决定修改年假法案,让人们目前因不可抗力造成的临时失业视同工作,明年也不会影响假期工资支付或休假权利。

对于雇主来说,支付给假期基金的余额,连同其他社保(ONSS)费用,都已推迟到12月中。


五、中产阶级联盟呼吁市政当局更多地支持个体经营者和中小企业

4月13日,中产阶级联盟(UCM)表示,为了帮助个体经营者和中小企业摆脱困境,高效重启业务,地方政府应发挥作用,并致函给瓦隆大区262个市镇以及和布鲁塞尔大区19个市镇,要求暂停年度或定期的税收和收费。

中产阶级联盟要求暂停对个体经营者提供空间征收的税项,并强调:“比如日常的露台面积税,在餐饮业停摆时显然是不合理的!还有许多其他的市政税也不合理,比如针对这些地方的征收:饮料店,商业区,酒店,体育俱乐部,表演厅,电影院和剧院,菜场和集市等等。”


六、19岁青年死亡事件继续发酵  家人上诉 部长说警方有责任引警察工会强烈不满

案件回顾:4月10日晚上9点,布鲁塞尔南部警局的一支巡逻小队因执行封城措施,在Anderlecht区Conseil广场追捕两名玩踏板车的年轻人。另外一支巡逻小队接到通知从反方向赶来增援,一直追到了工业街(quai de l’Industrie),在这里其中一位玩踏板车的青年在超车一辆小面包车后,直接狠狠撞上迎面来的警车,19岁的Aldi当场死亡。

Adil家人上诉律师提出警方责任问题

Adil的家人已经提出诉讼,他们委托的家庭律师表示:“需要一些证人的证词,一些人已经答应:比如Adil的朋友事故前就与他在一起;另外还有一位事故目击者。Adil家人还希望能将现场附近摄像头的照片加进去。还应任命技术专家,检查比如是否有刹车痕迹,事故中车辆的轨迹和速度,听取目击事故司机的证词等等。”

律师补充说:“为了所有人好,我认为死亡的具体情况必须尽快澄清。根据我掌握的资料,不得不提出警方责任问题。无论如何这是将年轻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因害怕罚款逃避检查,尤其是在疫情背景下有可能面临250欧元罚款,绝不该带来死亡。执法部门的反应必须与违反公共秩序相称。在本案中,面对两名显然因为害怕罚款而逃避的年轻人,派了两辆警车追赶他们,还呼叫了增援,尤其是一辆警车全速冲向他们并最终导致事故,明明知道多危险还这样做,这样合理吗?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在监控遵守封城规定时,必须非常注意安全过激行为。”

布鲁塞尔大区交通部长认为警方有责任

布鲁塞尔大区交通部长帕斯卡尔·斯梅特说,警方在追捕这名青少年致其死亡这件事疑点重重,需要彻查清楚。这引起了警察工会的强烈反对。

斯梅特在社交媒体上说,在19岁的阿迪尔骑车逃离警方检查时意外撞上警车去世后,“当然有很多事情需要问明白”。 

“阿迪尔,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那些认识他的人说他是一个友好的、乐于助人的年轻人。他现在失去了生命,不是因为冠状病毒,而是因为警方的不当执法,”斯密特写道。

检察官说,当时布鲁塞尔-midi警察区警察巡逻时,在安德莱赫特市对这两名青少年进行检查,随后这名19岁的男孩就逃跑了。

“他为什么逃避警方检查呢?真的是因为检查才逃跑的嘛?这件事是否另有隐情”斯密特写道。他强烈谴责周六的爆乱事件,抗议者因这起致命车祸向警方抗议,但他表示,这一事件也可能表明警方缺乏社区参与。

他说:“当数十名年轻人大肆抨击并袭击警察时,肯定有严重的事情发生。”“这严重破坏了信任,引起蔑视与不理解”,甚至“使双方之间拉起仇恨”。

警察工会要求布鲁塞尔交通部长道歉

在周六的暴乱中,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石块,据报道一把警察手枪被盗,警方正在调查这一事件。

整个周末,受害者家属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他们在悲痛哀悼的同时呼吁大家保持冷静和尊重警方。

斯密特的这一消息引起了警察工会的愤慨,后者说部长不应该对这一事件发表评论。“嗯,斯密特先生,您既然说您不认识阿迪尔。就不要发表评论好吗?” SLPF/VSOA警察联盟发言人在接受荷文媒体De Standaard采访时说。

“你说警察本可以不这么做。但问题是你又不在现场,你又如何判断当时警方的做法是不得当的呢?”

周一,ACOD LRB警察工会也对斯密特的言论表示反对,并要求他道歉。斯密特说,他的陈述唯一得出的结论是,警察应对阿迪尔的死亡负责。

该联盟写道:“尊敬的部长,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向警察,向阿迪尔的家人道歉,而您是因阿迪尔之死把警察拖入万劫不复的罪魁祸首”比利时通讯社Belga报道。

警方说没有种族歧视

事发后,布鲁塞尔-Midi警察区负责人说,周五的致命事件是可怕的,但当时的追捕不可避免。

“当有人试图逃避疫情封锁措施时,我们必须果断采取行动,”警方负责人Patrick Evenepoel说道。他补充说,种族歧视根本不可能是警务人员决定检查这两名青少年的“问题所在”。

周日,活跃在该社区的社会工作者托马斯德沃斯说,阿迪尔的死激起了当地少数族群社区的不满和不安全感。“我身边一些同伴尽管不是暴乱分子,但是经常因为他们的肤色被打上“不法分子”的标签。”


七、球星阿扎尔向医护人员致意

越来越多的足球运动员加入了Souliers du Coeur,一项针对抗击疫情的慈善项目。

上周,足球界人士Bayat和他的好朋友Karim Mejjati合伙启动了慈善项目——Souliers du Coeur,用来支持在疫情期间全心全意救治他人的医护人员。

比利时50多名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员加入。例如,球员纳因格兰、费莱尼、贾努扎伊等。比利时最著名的足球明星阿扎尔和他的两个弟弟也在支持这个慈善项目。他们已经帮助30个组织并捐赠了约22,000个口罩。每个人都在为此尽力而为。例如,登贝尔向布鲁塞尔的一个收留无家可归者的中心赠送了口罩,他还向克莱恩·卡斯泰尔杰危机中心的护理人员提供医用物资。


八、巴特·德韦弗的妻子从楼梯摔下来受伤

比利时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安特卫普市长巴特·德·韦弗(N-VA)在疫情封锁期间在做什么呢?根据他在Facebook上分享的照片,他在家里帮忙干活呢。

然而,安特卫普市长家里周末发生了一件小意外。据荷文媒体HLN报道,他的妻子维利意外从楼梯上摔下来,被送往医院救治。

德韦弗的一家在打扫自己的房屋。“我们平时有请一名清洁工,但是那位女士已经70岁,属于高危人群,所以目前暂不需要她来打扫。”德韦弗说,他每周六早上都会在家里拼命打扫。“我擦的时候非常仔细。”

他说,“周日那天,我的妻子不小心从楼梯上滑倒在地,被送往医院救治。当我在地板上看到她时,我差点以为她死了。好在只是脊椎骨折,现在她已经回家休养了。”“也许我用了太多洗地水。” 他说,楼梯是干净了。“我的妻子她现在很痛苦,但我相信她不会有事的。”

比利时小姐Celine Van Ouytsel祖母上周因新冠病毒去世。她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呼吁所有人严格遵守规则。她从小就与祖母很亲。她的祖母加比·海伦(Gaby Heylen)今年80岁,已经在一个养老院生活了一年,三周前出现冠状病毒症状,于上周去世。


九、裁缝因销售自制口罩遭辱骂

据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越来越多人在街上或室外佩戴口罩保护自己,但最近社交网络上有人大肆批评有裁缝利用危机赚钱。

Annabelle Locks就是受害人之一,她的本职是为剧院做服装,但是随着封城措施和文化生活的全面叫停,她没有任何收入,可能要等到9月或10月份才能恢复。之前有人请她做一些口罩她答应后开始生产并销售口罩,每只售价在7到10欧元之间,但过去几天除了大量的订单,她还收到很多侮辱,比如:你们竟然利用危机获利,想想死去的人吧!我的祖母都是免费做这些的,为什么你们不能这样做?甚至应该逮捕像你们这样的人!

Annabelle觉得这些侮辱令人震惊,现在她的业务可以养活6个人,没有这份工作这些人就没有收入。她花钱购买原料,支付工时,机器和电费,一切都是合法的。她还补充说:申报收入意味着要缴税,所以在疫情危机中我们还在为国家经济做贡献,对于侮辱我们的人,我想说:如果我去肉店那里要三块免费牛排,肯定是会被拒绝的。

在她看来,问题在于政府越来越多地要求志愿者免费缝纫。因此,公众认为一切都应该是免费的。但如果是老板让员工无偿为他工作,肯定是被嘲笑的,做口罩也是这样。一位女裁缝还说,这项活动根本不能补偿她通常的工作收入,她还为某些有需要的组织(比如鲁塞尔照顾无证件人士的几个组织)供应自制口罩,赚到的利润也会用来支付这些成本。


十、女子因组织烧烤和反抗警察被捕

4月13日,Charleroi检察官证实,4月12日下午Germinalt警局发现Thuin地区有人违反封锁措施组织烧烤活动。警方介入结束烧烤时,房屋女主人试图绕过规定,抗议说:我们是可以让住所250米范围内的人进来的。

当时这名女子喝的醉醺醺,对着警察拳打脚踢,还试图撕咬警员并朝他们吐口水,过程中一名警察受伤,警方将其逮捕并带上了警车。

该女子已被送交给Charleroi检察官办公室的当值法官。当时在场参与烧烤的其他人也因为不遵守规定做了笔录。


十一、一食品店卖口罩老板被警方逮捕

4月13日,布鲁塞尔- Capitale/Ixelles警局在推特上宣布,布鲁塞尔一家食品店被发现非法销售医用外科口罩和酒精凝胶。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指出,警方缴获了150只口罩和84瓶酒精凝胶。这批物资已经被扣押,送到了Saint-Pierre医院。

布鲁塞尔检察官发言人指出:警方逮捕了食品店经理并做了笔录,此人称不知道不能卖这些物品。事实上,这些物品是只能药店卖的。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