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4月7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81例,累计确诊病例达22194例

4月7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81例,累计确诊病例达22194例。新增死亡162例,共2035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381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587例(43%),布鲁塞尔62例(4%),瓦隆大区734例(53%),居住地址不明的19例。

在累计确诊22194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2876例(58%),布鲁塞尔2414例(11%),瓦隆大区6543例(29%),居住地址不明的361例(2%)。

SPF介绍,昨天有162例新冠死亡病例。但是,在4月1日至4日,佛兰德斯大区的养老院死亡241人,在之前的统计数据中没有计算进去,这些死亡病例怀疑与新冠肺炎有关,今天把这些数据统计进去。因此,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至2035人(昨天死亡总数是1632人)。

SPF向媒体介绍,昨天有314人住进医院,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6012人。目前,有1260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重症床位占用率为56%。其中需要使用呼吸机的有999人。新住院人数有所减少

昨天有171名患者治愈出院,累计出院人数为4157人。(累计住院人数为9007人)。至疫情爆发以来,共进行了80512次检测。

KULeuven大学医院医生兼微生物学家Emmanuel André指出,进行测试的能力大大提高了。到目前为止,接受检查的是那些住院和许多护理人员。随着住院人数的减少,危机中心希望也能够为例如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和居民使用此测试。“我们正在等待专家的意见,以优先考虑谁将能够从扩展的检测能力中受益”。

危机中心发言人贝诺·拉马克尔(BenoîtRamacker)指出,住院人数在减少,这给了我们继续前进的鼓舞和动力。


二、成立“解除封城措施”专家小组为分阶段解除封城做准备

4月2日,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在众议院指出,希望成立负责“退出战略”,即退出封城措施的专家小组(GEES)。

4月6日,比利时首相公布了小组成员名单,由不同领域的专家组成。小组的任务是分析和建议,在对抗疫情期间为指导放松封城措施制定战略。具体来说,根据他们的知识,尤其是流行病方面的知识,加上与学术界,经济界和有关社会组织进行讨论,在技术上研究比利时如何逐步解除封城措施,包括社会和经济方面的。

比利时首相解释说:“我们目前经历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我非常相信集体智慧。我们的国家并不缺乏专业知识或人才。这股强大的力量应该指导政治决策。我们知道,对于恢复到正常生活的过渡期管理是防止疫情再次爆发的关键,我们非常重视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就要做好准备。”

专家组成员如下:

- VLIEGHE Erika教授,专家组主席,安特卫普大学医院(UZ Antwerpen)传染病科主任。

- ANDRE Emmanuel教授,联邦政府疫情发言人,鲁汶天主教大学临床微生物学教授,鲁汶大学医院微生物学家,冠状病毒参考实验室(UZLeuven和KUL)负责人。

- BERNAERTS Inge女士,法学专家。

- DEWATRIPONT Mathias教授,布鲁塞尔自由大学i3H研究所经济学教授和联合主任。

- GILBERT Marius教授,布鲁塞尔自由大学FNRS研究主任。

- HENS Niel教授,安特卫普大学和Hasselt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

- NIEUWENHUYS Céline女士,社会服务联合会秘书长。

- THIJS Johnny先生,诸如Electrabel、Recticel和Golazo等公司的董事兼总裁。

- VAN RANST Marc教授,鲁汶天主教大学病毒学家。

- WUNSCH Pierre先生,比利时中央银行行长。


三、为什么比利时新冠死亡率这么高?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4月6日,在比利时新冠病毒每日新闻发布会上,病毒专家Steven Van Gucht指出,比利时人口和感染人数都比德国要少,但比利时死亡人数却更高,死亡率更高。现在给出结论性解释还为时过早,但可能是由于比利时公布数据的方式导致。

几天前,在西班牙和意大利卫生系统崩溃后,比利时也出现了高死亡率。Steven Van Gucht强调:我们不需要恐慌,比利时拥有相当完整的数据统计系统,并非所有地方都是如此。

比利时目前的死亡率非常惊人:比利时人口1100万,20814人确诊和1632人死亡,德国人口8300万,100132人确诊,1584人死亡。他解释说:“现在真正分析这个问题并得出结论还为时过早,这些数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接受了测试,谁被计入了死亡人数。”

包含了医院外疑似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人数

Steven Van Gucht解释:比利时公布死亡人数时,不仅包括了医院中百分百确定因感染病毒死亡的人,还包括那些认为新冠病毒是导致死亡原因之一的人,甚至计入了医院外-比如家中或家庭护理中心的死亡人数。这些通常是脆弱的老年人,怀疑他们可能感染了病毒,但通常没有得到实验室证实。

医院外死亡人数占比20%

4月6日公布的死亡数据中,有80%是在医院去世,20%在医院外。专家认为将第二组死亡人数包括在统计数据中是很重要的,因为对回顾性分析很重要。

因此StevenVan Gucht指出,统计的方式可能是比利时死亡人数增加的一个因素。他说:“据我所知,目前很少有国家在统计数据中包含未经证实的疑似死亡病例。另外,在检测数量非常多,包括轻症患者的国家,确诊数量很高,这样死亡人数相对比例就少了。”


四、Wavre市建议市民外出时戴口罩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6日,Wavre市在声明中指出:鼓励居民在外出和必要出行时戴口罩。这里是指“替代性”口罩,由于口罩短缺,医用外科口罩和FFP2口罩必须优先预留给一线医护人员。

这一举措是Wavre政府中卫生部长兼急诊护士Gilles Agosti和市政顾问兼心脏病专家Vincent Hoang发起的。Wavre当局明确指出,在户外戴口罩是一项额外的保护措施,必须与所有其他建议的措施相结合,比如遵守安全距离和经常洗手。

Gilles Agosti认为,地方政府传达的信息与官方的说法并不矛盾:鼓励人们戴替代性口罩,还包括有效佩戴、使用和摘除口罩的建议。他表示:“很显然,正确佩戴口罩可以有助于减少病毒传播,反之则毫无用处。我们认为这对摆脱疫情危机是有好处的,这就是我们鼓励这样做的原因。”


五、比利时封城措施有微调

比利时发布了最新的全国性封锁措施,以遏制冠状病毒传播的蔓延,以及包括对家庭出行和郊游的解释。官方声明说,更新是在4月3日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后在《比利时公告》上发布的。

电信商店

电信和医疗设备商店已添加到可以开业的企业列表中,除了只销售电信配件的商店外,其他商店一次只允许接待一位客户,而且“只能发生在紧急情况下”。

葬礼和婚礼

星期五的更新解释了在葬礼和婚礼中“家庭内部圈子”的含义。最多可允许15人参加葬礼,两人之间必须保持至少1.5米的距离。

无论是民事的还是宗教的婚礼,也可以继续举行,但必须有一对夫妇的见证人和主持仪式的部长或公务员在场。

家庭郊游

出门在外的家庭或同住者可以不遵循社交距离准则。但是,在与家庭以外的人进行郊游(包括体育锻炼)时,必须遵守社交距离准则,并且必须全程遵守。

一些食品商店取消了营业时间限制

虽然夜店仍然需要在晚上10点关闭,但更新取消了一些食品店营业时间限制,即“只能在7:00 AM至10:00 PM之间营业”的条例。

学校郊游和日托

单日和多日学校旅行或郊游将继续禁止,至少延至6月30日。学校的教职员工将继续被要求在复活节假期期间提供托儿服务,其中的措施规定,孩子必须“留在原来的小组中,并且不得与其他孩子混在一起。”学校还必须确保前几周与他们接触过的同一名工作人员继续照顾孩子。


六、有5岁以下儿童的家庭可以乘车出行参加娱乐活动

根据最新指南,有5岁以下儿童的家庭可以乘车出行参加娱乐活动。到目前为止,乘车出行仅用于基本外出办事,例如去看医生或去超市。

De Standaard报道,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说:“有些家庭,特别是在城市,没有机会在大自然中散散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这种例外的原因。当然这不代表这些家庭能去海边或阿登地区一日游。这些行程仍然在禁止范畴。”

行动不便的人,例如老人和孕妇,也可以坐车。陪伴身体或精神残疾者的人也有豁免。

此外,到目前为止,只有步行,骑自行车和慢跑是不归属于“限制行程”措施的。但是,指南已更改其定义:包括“自行车(包括电动自行车)和非机动车辆”的使用,这意味着允许使用旱冰鞋,踏板车或滑板。对于行动不便的人而言,交通方式的限制不适用。


七、冠状病毒在比利时监狱蔓延

据报道,比利时监狱出现新冠状病毒感染患者,几名囚犯和许多狱警检测呈阳性。

根据比利时通讯社Belga消息,Turnhout监狱的三名囚犯和Forest监狱的一名囚犯已经住院治疗。

其他53名囚犯在出现轻微病毒症状后被隔离。虽然他们还没有接受测试,但他们在经历了发烧等冠状病毒相关症状后,正在接受医学监测。

此外,32名狱警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26人正在康复中,6名警卫已经康复并重返工作岗位。

最近,比利时中央监狱监视委员会(CCSP)呼吁释放“所有可以释放的囚犯”,因为监狱“由于人满为患,形势不容乐观”,这使得抗击冠状病毒变得困难。


八、上周末布鲁塞尔开出近500笔罚款

布鲁塞尔警方在周末执行针对新冠病毒的措施时,开出了近500份罚款和近200份报告。

据警方发言人伊尔斯·范·德基尔称,布鲁塞尔中心Ixelles警方周六开出254笔罚款,并撰写了46份报告。周日,234人被罚款,并撰写了145份报告。

她说:“主要是聚会或不遵守1.5米距离的人。”“此外,我们还不得不拦下车上有太多的人的车,包括不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以及正在进行非必要旅行的人。”最后,她说,一些案件涉及与来自不同家庭的人的聚会。

报告中记录了已经受到罚款的人。被捕的未成年人也要登记报告,因为他们不适用罚款条例。

安特卫普市长巴特·德·韦弗表示虽然他拒绝执行某些措施,但安特卫普仍开出了300笔罚款。


九、Tomorrowland可能将取消

联邦内务大臣彼得·德·克雷姆称,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可能宣布由于冠状病毒影响而取消诸如Tomorrowland和Rock Werchter之类的大型夏季节日。

Boom和Rotselaar(分别是Tomorrowland和Rock Werchter举行的地方)的市政市长要求不要像往常一样举行大型节日,邀请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参加。

“市长们希望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一项决定,以解释这种情况。该决定应尽快正式确定。因此,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活动应该是被取消的。”内政部长对媒体说。


十、重症监护病房紧张普通病患进不去 家属向法院提告医院

列日的医院正面临着法律诉讼,因为家属们在医院紧张的重症监护病房(ICU)的使用权冲突问题上向法院寻求帮助。

新冠状病毒爆发加大了医院的压力,因此医务人员正努力应对不断飙升的住院率和没有足够的可用床位或资源带来的“挑战”。

De Morgen报道,列日的Montlégie医院受到家庭的特殊压力,其家人的律师援引《患者权利法》,要求其老年亲属进入ICU。

比利时的几家媒体还报道说,一个患有基础疾病的91岁患者的家庭在该患者未被送入ICU后已经启动了简易程序。

根据周日政府的最新数据,医院目前有5700多名Covid-19患者,其中1,261名需要重症监护。

“我们也看到全科医生被迫将患者送进医院,一些家庭还威胁说,如果他们拒绝提供住院治疗,就会提起法律诉讼。”

3月中旬,比利时重症监护医学会发布了道德准则,以指导如何使用医院资源的决定。在该文章发表之际,有报道称,拥挤不堪的意大利医院正在选择将哪些患者转至ICU或用上呼吸机,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插管”。

医学法律专家Flip Dewallens在回应法律诉讼的消息时说,鉴于目前的情况,这些索赔几乎没有成功的机会。对于法律诉讼的消息,医学法律专家弗利普·德沃伦斯表示,鉴于目前的情况,这些索赔获得成功的机会很小。

Dewallens说:“在遵循危机中心及其科学协会的指导方针时,医生应谨慎行事。”“法官还意识到,在(医疗设备和用品)短缺的情况下的护理与最佳情况下的护理有所不同。”但这项索赔程序仍然带有“苛刻”的赔偿责任程序,因此呼吁政府发布一份授权书,在“遵守科学准则”及有限的资源下应对冠状病毒时,予以医护人员豁免权。


十一、银行提高非接触式支付的限额

周一,Febelfin宣布,为了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比利时的银行已决定提高无接触卡和无Pin码的支付限额。

具体而言,在比利时,非接触卡和无密码支付的交易限额从每笔交易25欧元提高到50欧元。消费者只需在支付超过50欧元时输入密码。如果是连续的非接触式无密码支付,累计限额将增加到100欧元。

Febelfin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从4月14日起,根据当前的遏制措施,目前运行的支付终端将逐步适应新的限制。”。

电子支付(也就是非接触式的),正在作为一种对抗新冠状病毒传播的手段得到推广。


十二、Colruyt超市死亡员工家属将提起诉讼 超市:我们的措施比政府建议还要严格

4月1日深夜,Colruyt超市员工Mohamed Nahi死于新冠病毒。他的家人指责是因为超市不让戴口罩,缺少防护措施。根据Bruzz网站的报道,他的家人还将对Colruyt提起诉讼。

4月6日,超市发言人Silja Decock接受比利时通讯社Belga采访时表示:“我们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公司,我们一直遵守政府要求的所有措施。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比政府建议走的更远,最近几周还采取了额外的措施。我们还没有收到过(投诉)信。由于法律原因和出于对受害人及其家人的尊重,我们不能也不想说更多。”

发言人补充说:“我们想强调的是,跟整个行业一样,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为员工创造尽可能安全的环境。意味着我们严格遵守了政府采取的措施,比如使用手套,保持安全距离等等。我们还为希望戴口罩的员工提供口罩,并每天进行调整。”


十三、儿童医院接收第一位老年重症患者

4月6日,Fabiola王后儿童大学医院宣布,已经在上周末接收了从附近Brugmann CHU医院转院过来的第一位成人重症患者。据报道,Brugmann医院共有33张病床,重症患者接受能力只有17张床位,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

在和区域领导协商后,Fabiola王后儿童医院表示可以提供其医疗资源,但同时要确保优先考虑其儿科患者的需要。作为比利时唯一一家专门为儿童和青少年患者服务的医院,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目前能够安全地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和所有其他重症监护提供服务。


十四、法语大学:学年最多推迟到7月10日

据RTBF报道,4月6日下午,法语区教育部长Valérie Glatigny与Ares代表和教育界有关部门,就组织学年结束问题召开会议,已经确定学年最多可以延长到7月10日。

考试继续进行,但考试方式、考试日期、评估类型和方式仍然由学校决定。但法语区教育部长将规定学校向其学生公布上述信息的最后期限。瓦隆-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将于4月7日决定最后期限,保证合理。另一项措施是补贴经济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也将于4月7日由政府确定补贴预算。


十五、比足协提议比利时足球联赛结束 目前排名视为最终结果  遭欧足联反对

比利时足协希望提前结束本赛季,并将目前的排名视为最终结果。据天空体育报道,当地时间周五早上,欧足联、比利时足协和比利时职业联赛之间进行了一次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远程会议。

据悉,比利时足协希望这一建议在4月15日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但是欧足联表示,他们希望在7月恢复比赛,希望欧洲的各大联赛不要放弃他们的赛季,如果比利时擅自做出这种决定,他们将被取消下赛季欧战的资格,但是比利时足协称他们不会在冠状病毒健康危机中被迫完成联赛。

比利时足协发出了一则声明:“我们不会在有健康危机下继续本赛季的比赛,即使这将导致我们联赛的球队下赛季无法参加欧洲赛事。


十六、根特12岁女孩新冠死亡的详细报道 比利时医疗体系令人忧心

12岁女孩感染新冠病毒却被医生误诊,在家中高烧数日后身亡。女孩来自非洲加纳。

据《镜报》4月1日报道,根特一名年仅12岁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在家中高烧数日后死亡。她在前三天看了全科医生,但医生当时认为她只是过敏反应,排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可能。

这位“健康”的12岁比利时女孩名叫瑞秋(Rachel),医生给她开了退烧药以降低她的发烧程度,她悲痛欲绝的姐姐说,医生向她妈妈保证妹妹“不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

瑞秋就这样被送回家,但病情迅速恶化,她呼吸困难。所以,来自加纳的母亲打了一个紧急电话号码,呼叫救护车。

但接电话的人不明白惊慌失措的妈妈在说什么,电话结束时没有派救护车。而是派了一辆警车。家里人只能请朋友开车送他们去医院,当朋友开车把这个病得反应迟钝的女孩送到医院后,她在不久后被宣布死亡。

来自根特的一家人悲痛万分,他们告诉报社,比利时的医疗体系令人失望,因为一些错误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瑞秋的姐姐说,瑞秋3月27日得了流感样症状,妈妈带瑞秋去看全科医生,想看看她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医生认为瑞秋只是有过敏症,于是给她开了退烧药退烧。

那时,瑞秋发了38度的高烧,但不觉得饿,她还能做老师布置的作业。从3月29日晚上到3月30日早上,瑞秋的病情恶化,凌晨3点醒来告诉父母,她感觉不太好。妈妈给了她一些酸奶和退烧药,瑞秋又睡着了。

3月30日早上7点30分醒来时,瑞秋告诉妈妈,她感觉不太好,于是忧心忡忡的妈妈又打电话给医生。姐姐说瑞秋“不是医生优先考虑的病人”,因为她年纪小,当妈妈得知,女儿要到上午10点半才能见到全科医生时,整个人都奔溃了。母亲试图让瑞秋回到床上,但几分钟内她的情况更糟,她挣扎着呼吸。

瑞秋的家人都不知道她在哪里感染了病毒。由于大流行,学校已经关闭了。她说,在瑞秋去世后,家里没有其他人出现症状,也没有人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她呼吁对有症状的比利时人进行更广泛和更早的检测。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