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美联社专访(节选)

(转载自中国外交部网站)


一、关于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香港模式就是“一国两制”。香港回归24年来,“一国两制”取得巨大成功,但香港一些治理中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特别是法律制度存在明显缺陷和漏洞,需要进行修改和完善。去年我们颁布了香港国安法,今年修改完善了香港的选举制度,不是要改变“一国两制”,而是要完善“一国两制”,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确保香港长治久安。20年后的香港只会更稳定、更繁荣,人民生活更幸福,不会有别的选择 。

  我们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主要是要落实“爱国者治港”这一基本原则。这不是新的要求,这是邓小平先生在香港回归前就提出来的,也是基本法所要求的。爱国者治理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伦理和普遍实践,包括美国。一个连自己的国家都不爱、不效忠、还要搞香港独立的人,怎么能有资格参与香港治理?我相信美国也不会允许不遵守宪法、不热爱和不效忠自己国家的人当议员或阁员。那些反中乱港分子不是什么反对派、“民主派”,他们是分裂分子和暴徒,受到审判是罪有应得。

我们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做法得到了广大香港民众的支持。民调显示,超过七成香港居民赞同,还有230多万香港居民联署支持。

二、关于台湾问题

问:我下面想问关于台湾的问题,您也知道拜登派遣了一些前议员和前政府官员,包括一名前议员和两名前国务院的官员,就是所谓的一个“低级别代表团”访问台湾。而特朗普政府曾派了现政府官员去台湾。外界分析认为,拜登想要借此既表现对台湾的支持,又不想惹恼中国,您对此怎么看?

答:台湾问题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和退让的空间。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美台官方往来,无论是低级别还是高级别。美国不要打“台湾牌”,这是一张危险的牌。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的红线,我们绝不允许“越线”行为。

问:美国有很多人猜测中国可能会比预期更早把台湾重新纳入大陆治下。中方是否有台湾回归的时间表?

答:中国国家统一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进程和大势,任何人、任何势力都阻挡不了。我们永远不会允许台湾独立,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统一的立场坚定不移。我们愿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同时不承诺放弃其他选项,任何选项都不排除。

问:也就是说在台湾回归方面,中方并没有时间表,当前这个情况可以持续很多年

答:这是一个历史进程。

三、关于南海问题

  问:下面我想转到南海问题上,这个问题也是存在多年了,而且是有起伏的。最近我们也听到了菲律宾关于与中国的争议岛屿问题提出了一些抗议,美方也表示了对菲方的支持。我今天主要想问的并不是针对菲律宾方面,我想问中国和美国的海军或者海警船能否同时在南海存在?美方在这里的军舰存在了很长时间,中方是否认为美方必须离开南海?

  答:首先,南海距离美国本土有7000多英里,但对中国来说是家门口。美国大老远跑到南海来,而且还开着军舰、战机,带着武器。据统计,过去一年美国向南海派出军机约4000架次,军舰130多艘次。美国到南海来干什么?南海这个地方本来风平浪静,偏偏美国在这里不断地炫耀武力,兴风作浪,制造事端。南海正常航行与飞越不存在任何问题。至于美国能不能来南海?我给你打个比方,你家门口的路通常行人可以来来往往,但是如果有人在你家门口拿着武器耀武扬威,秀肌肉,甚至还向你家里窥探张望,长期逗留不走,那就是一种挑衅、一种骚扰、一种威胁,当然遭到坚决反对。所以关键是在这里干什么,而不是能不能来。

美国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方。中国正与东盟国家通过外交渠道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希望美国能够多做有利于地区稳定的事,不要挑衅、挑事,这很容易导致“擦枪走火”,引发不必要的麻烦。维护海上安全符合中美共同利益,中美可以就海洋开发与保护等开展合作。

问:但是从美国政府的观点来看,中国在南海搞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填海造陆等,美方认为这是挑衅行为,中方作何回应?

  答:南海岛礁是我们的固有领土,我们在自己的岛礁上修建设施,改善当地条件,便利船只往来,保障航行安全,这些都是正常的,无可厚非。

四、中国外交政策和外交方针不会变

问:我想回到比较宏观的问题上。在过去的10年、20年乃至40年期间,中国的国际地位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实力都有了很大的增长。您如何看待今后中国外交政策的走向?中国外交的目标是什么

答: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始终致力于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人类进步作贡献,始终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致力于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和平发展是中国外交的基石,已写入中国的宪法。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国际地位、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也给世界带来了更多机遇,作出了很多贡献。但是不管中国如何发展变化,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会变,不称霸、不搞扩张、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方针不会变。我们的确比过去富了、强了,但我们富而不骄、强而不霸。我们不认为国强必霸,但我们坚信国霸必衰。

中国的发展不是为了超越谁、取代谁,也不是为了和谁争世界老大,而是为了让中国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为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发展会为世界带来更多机遇,创造更多合作机会,为世界稳定作出更大贡献,注入更多正能量。

中国作为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国家,坚定捍卫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捍卫以《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拜登政府说美国将重回多边主义,我们希望美方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而不是搞小圈子。多边主义应该是包容、合作,而不是排他、对抗、分裂。世界上有190多个国家,搞“四边机制”、七国集团或十几个国家的同盟,这不是多边主义。多边主义应是全球性的,包括世界所有国家。面对疫情等一系列严峻挑战,我们要营造全球合作的大气候,而不是拉帮结派的小圈子。

问:随着世界形势发生变化,今天您愿意跟我们分享新的外交政策或思路的转变吗?

乐:在结束今天的采访前,我想与你分享四点体会和感受。

第一,中国未来发展前景看好。我们颁布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已经绘制了中国未来5年和15年国家发展的宏伟蓝图,我们将致力于高质量发展,致力于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就意味着中国将更加开放,将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将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多发展机遇,更大的市场选择和更加广阔的合作前景。

第二,关于中国外交,我们主张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其中很重要的是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我们认为在国际大家庭当中,每个国家都是平等的,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高人一等,高高在上,更不应该把其他国家分成三六九等,贴上“威权国家”“失败国家”甚至“无赖国家”等各种标签,这都是不允许的,也不符合主权平等的原则。中国对世界各国一视同仁、平等相待。我们对他国既不仰视也不俯视,而是平视。  

第三,中美关系要拨乱反正。拜登政府正面临一系列国内问题,特别是抗击新冠疫情和促进经济复苏。要解决这两大问题,没有一个合作的、健康的中美关系是难以想象的。我多次说过,中国不是美国的对手,更不是敌人,而是美国的抗疫队友和发展伙伴。美国不能把队友当对手。尤其在当前面临疫情挑战的形势下,中美只有携手合作,才能共克时艰。

最后还想对你们记者提一点希望。希望你们能够向世界更多展示一个真实的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讲这个,就是因为我发现一些西方记者不负责任、昧着良心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他们用“灰黑滤镜”丑化中国、用“移花接木”歪曲中国、用胡编乱造抹黑中国,结果就是误导民众,毒化舆论,甚至还会把决策者带进沟里,给世界带来灾难。我刚刚提到的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都是教训,不能让悲剧重演。你们应该学习你们的前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他在中国革命异常艰苦的时期,克服困难深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陕北地区进行实地调查采访,和中共领袖毛泽东、周恩来以及红军战士、当地老百姓结下深厚友谊。他的报道向世界展现了真实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我希望你们都成为新时代的斯诺,多深入了解中国,把一个真实的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展现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