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12月24日

一、根据比利时Sciensano公共卫生研究所在12月24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在过去24小时里,新增确诊病例3212例,累计确诊病例632321例。

12月14日-20日,7天日均新增2522例,比前一个统计周期上升6%。

­过去2周,每10万人口有299.1例,新增病例感染率上升9%。

12月17日-23日,7天日均住院180.4例,目前共2473人在住院,重症监护室511人,累计住院人数为46724人。

12月14日-20日,7天日均死亡数91.7例,累计新冠死亡病例18939例。

过去一周日均检测3.9万次(+16%),检测阳性率为7.6%(-0.6%)。

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检测670.8万次,过去一周基本传染率(R值)为0.98。


二、12月30日进行第二批试点接种

12月23日上午,比利时卫生部召开部级会议,讨论新冠疫苗接种问题,会议决定如果12月28日在选定的3家养老院进行的第一次疫苗接种测试顺利的话,12月30日将在UZ Leuven(鲁汶大学医院)周边地区进行第二次测试,接种有限数量疫苗。

第二批接种试点安排在鲁汶进行,是因为第一批辉瑞-BioNTech疫苗会送到鲁汶大学医院。疫苗需要零下70度储存,使用前必须解冻和准备。

通过这两次接种测试,可以评估并进一步改进疫苗接种的流程和后勤工作,以便在1月5日实际接种活动开始前达到最佳状态。


三、60%比利时民众希望接种疫苗

比利时和其他欧洲国家即将开始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2020年12月3日至11日进行了第5次新冠病毒健康调查,大约3万人参加,结果显示60%的比利时人表示希望接种疫苗。与此相对,15%表示不想接种疫苗,25%还在犹豫。

另外Sciensano指出,自上一次调查以来,18至24岁的年轻人群体想要接种疫苗的比例迅速增加,从9月份的47%增加到目前的62%。根据Sciensano的数据,人们想要接种疫苗的主要动机是为了恢复正常生活。不想接种疫苗以及未决定是否接种疫苗,主要担心的是潜在的副作用和不了解疫苗造成的长期影响。


四、儿童也应视为密切接触对象

12月23日,比利时危机中心发言人Yves Stevens澄清,由于疫情原因,儿童也属于需要进行限制的密切接触对象。这一澄清可能会对比利时民众过圣诞节方式产生影响。

12岁以下的儿童通常会被免除某些疫情措施,例如他们不用戴口罩。但如果在室内,危机中心指出他们应算作密切接触对象,而节日期间,每家只允许接待一个密切接触对象(独居者允许接待两人)。

根据Yves Stevens的说法,这条规定一直在实行:"自11月宣布该措施以来,情况一直如此。我们网站上,(关于密切接触对象)并没有对儿童另作别论。"

另外,根据Het Nieuwsblad报道,新冠病毒热线也提供了错误的信息,没有将12岁以下的儿童算作封闭场所的密切接触对象。


五、荷兰要求来自 "风险地区 "旅客,乘飞机到达时提供阴性检测证明

荷兰政府12月23日发表声明,从12月29日00:00(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3:00)起,所有从包括欧盟在内的“风险地区 "出发的旅客,在乘飞机抵达荷兰时,必须出示近期的PCR核酸检测阴性检测证明。

12月23日,由于新冠疫情,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荷兰外交部的地图上成为潜在的 "风险区域"。


六、弗拉芒政府划拨3000万欧元拯救旅游业

12月23日,弗拉芒政府决定额外划拨3000万欧元在2021年重振旅游业,弗拉芒旅游部长Zuhal Demir将这项措施称为 "生命线"。

根据预估,疫情危机给弗拉芒旅游业造成的损失金额约为170亿欧元。

旅游部长表示,虽然之前的支持措施对旅游业有所帮助,但不可避免许多公司被迫动用储备金来支付当前的开支。另外,最近的研究表明,该行业有一半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应对额外6个月的疫情危机。

弗拉芒政府提出的3000万欧元的支持方案,可以让旅游企业申请到最高20万欧元的援助贷款。申请文件将由弗拉芒旅游管理机构Toterisme Vlaanderen和弗拉芒创新与创业机构(VLAIO)进行评估。

收到的援助贷款,旅游行业可以有5年时间偿还75%,社会旅游创业者只需偿还60%。


七、比利时理发店关闭,部长们如何保持发型?

已经有不少网友好奇这个问题,在比利时理发店因为疫情措施关门时,比利时部长们和电视节目主持人又是如何保持他们的发型的?

RTL电视节目主持人

RTL电视台指出,视听媒体行业属于必要性行业之一,人们对信息和娱乐的需求从未如此明显。化妆是媒体拍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步。RTL管理层强调已经采取了严格的卫生措施,并得到了员工的遵守。

RTL解释说,已经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机制来保护员工,包括化妆师和美发师,他们的业务方式必须进行调整,保护他们的同时也保护了员工、来宾和其他对象。在化妆区,大家必须戴上口罩(被化妆者除外),从疫情开始以来,就对使用的产品进行消毒,以创造和维持 "令人信赖的气氛"。

不过对于政治人物来说,实际情况应该完全不同...

要知道,比利时三大区的部长们和其他民众是一视同仁的,他们不能享受去理发店的特权。因此各位部长都要想点办法,或者干脆,就像他们告诉媒体的那样 - 耐心等待吧。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各位男性政治家的发型比平时要长,一些近照就能证明这一点。

耐心等待理发店开门类型

比利时首相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就属于这种情况,(从照片来看)我们能确定他最近没去过理发店。

经济和劳工部长Pierre-Yves Dermagne透露,他的头发已经好几周没有剪了,他遗憾地表示:"我不得不说,头发开始长了。尤其是我的理发师是家里的朋友,我们已经开始想念她的幽默风趣和专业。"

自力更生类型

瓦隆区首席大臣迪吕波Elio Di Rupo和所有瓦隆公民一样,自从理发店关门后,就再也没有去过理发店。他的秘密是什么?媒体消息他是自己剪头发,结果是,头发明显更加茂密了。

女性政治家们怎么办?

国防部长Ludivine Dedonder在理发店关门后,自己护理头发,还表示谢谢大家注意到了她的发型。

养老金和社会融合部长Karine Lalieux已经提前做好准备,不会尝试自己打理。媒体收到消息,她在理发店关门前去找了她的理发师,只要理发店重新开门,她就会马上去做头发。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