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对中资企业在欧经营造成叠加影响

今年以来,欧洲经济出现大幅下滑,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欧盟和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分别环比萎缩11.7%和12.1%,欧盟委员会预计今年欧元区、欧盟经济分别收缩8.7%、8.3%。今年,比利时卢森堡中资企业协会秘书处就比利时中资企业经营情况、比利时营商环境向会员单位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对中资企业在欧洲经营产生了不同程度影响。


1. 中美贸易摩擦对中资企业在欧经营影响

对25家来自工业、非日常生活消费品、信息技术、金融业等行业会员企业的调查显示,截至今年5月,73.9%的受访企业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对其在欧业务影响不大,21.7%的企业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不利于其在欧洲开展业务,4.4%的企业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反而有利于其在欧洲开展业务。受访企业普遍反映,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中国企业境外投资更为谨慎,影响了项目面向中国市场的招商。当地客户对如何保证其不受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存有疑虑,要求中资企业提供更多担保、保障措施或其他供应商方案。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对中资企业业务产生影响。中资银行业务开展受到因中美贸易摩擦产生的政策和客户资源限制影响。某电子信息企业反映,其所在公司在美国市场受到巨大冲击。某红外产品企业反映,其所在公司主要在美国受到影响,欧洲分公司有独立的品牌,中美贸易摩擦对欧洲业务影响不大。还有电信行业企业表示,其开展的业务在欧洲属于充分竞争的行业,因此贸易摩擦对企业的影响不大。      由于本次问卷的发放和回收在今年3月至5月进行,而5月以来美国对我企业的打压进一步升级,甚至全方位施压,其对比利时中资企业在欧洲经营的冲击尚无法在本次调查中体现。从秘书处5月后获得的一些反馈看,美相关措施已引起比利时中资企业不安,企业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影响中资企业在欧经营。今年7月,中企协秘书处就当前中资企业遇到的困难和需要的帮助征询比利时中资企业协会成员的意见和建议。某信息技术企业反映,当前美对我部分高科技龙头企业极限施压,在多个场合采取法律、行政、舆论层面攻击,对中国企业的业务和声誉产生了极大影响。在欧洲,欧盟和各国政府对华态度整体风向也逐渐从相对中立转为强硬,趋势不容乐观。希望加强我与欧盟及各国主动接触式的外交活动,与企业活动相结合,努力保持欧盟对我相对中立态度,营造有利营商环境。


2.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资企业在欧经营影响

调查显示,截至今年5月,高达87%的受访企业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其在欧经营产生影响,仅有13%的企业表示经营未受疫情影响。

(一)疫情对比利时中资企业在欧经营的影响包括业绩影响、产业链影响、投资影响、贸易影响和其它影响,其中业绩影响最广泛。95%的受访企业表示其业绩受到影响甚至严重冲击,包括国内外企业停工停产导致企业业务进度放缓或停滞,现金流压力陡增,封城等限制措施导致企业市场需求下降、订单明显减少、销售大幅下滑,展会取消阻碍新客户拓展,航线停班,箱量减少导致物流运输企业客源大减,酒店企业处于无客房预订的半关闭状态等。某耐用消费品企业反映,相关限制措施涉及其10%左右销售额,某非日常消费品零售企业销售额同比下降27%。某信息技术企业表示,疫情对其在欧洲经营的直接影响比较有限,间接影响主要在“国际因素方面”,要视疫情发展进一步评估。30%的受访企业表示疫情对产业链造成了影响,具体受影响的情况包括:物流受阻,因物流成本数倍增加或运力不足导致无法供货;企业国内母公司受疫情影响,产量下滑,导致部分货物供应延迟;各国空运限制措施使航空产业遭遇毁灭性打击。还有企业表示,物流前期受到了影响,但随后得到了改善。20%的受访企业表示其在欧投资受到影响。部分企业表示受疫情影响投资暂缓,项目延后开工;部分企业暂停所有投资计划。还有企业表示其投资因第三方公司工作效率受到影响。20%的受访企业表示在贸易方面受到了影响。部分企业表示在欧贸易基本中断;部分企业表示疫情影响维护老客户关系和开发新客户;另外运输费用上涨和运输时间加长对贸易带来影响;封锁状态影响日常业务开展等。其他影响包括金融类企业经营受企业客户经营情况影响,分行银团贷款项目进展受限;中欧人员往来受限,国内外派人员来欧受阻等。

(二)仅不到四分之一的受访中资企业表示受益于比利时政府应对疫情的经济救助措施。统计数据显示,只有22.7%的受访企业表示比利时政府帮扶企业应对疫情影响的措施惠及企业,77.3%的企业表示未受益于比利时政府帮扶企业应对疫情影响的措施。受益于比利时政府帮扶措施的企业表示,其主要受益措施包括:企业向政府申请员工临时失业金,技术失业员工工资得到约占员工收入的10%的政府补贴;员工减薪减工时得到当地政府批准;企业申请员工社保递延一年缴纳等。未受益的企业表示,其未被惠及的原因包括:比利时政府帮扶措施主要惠及受疫情影响而停业的企业,部分企业未停业;相关行业或领域不符合政府帮扶标准,或不在帮扶范围;相关中资企业的现金流并没有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所以没有申请政府针对疫情的帮扶措施;未见对中资银行有扶持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