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10月8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577例,累计确诊病例137868例

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10月8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昨天(10月7日),比利时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577例,累计确诊病例137868例(前一天134291例)9月28-10月4日7天日均新增2595.4例,比前一周上升了64%。­

过去2周每10万人口有254.4例新增病例,增长80%。

9月30日-10月6日7天日均住院90.7例,目前共1050人在住院,重症监护201人。累计住院人数为20943人。9月28-10月4日7天日均死亡数11.7例,累计死亡10108人。

过去一周日均检测3.7万次,检测阳性率为7.9%。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检测349.1万次。过去一周基本传染率(R值)为1.24。


二、布鲁塞尔关闭酒吧咖啡馆

比利时因疫情严峻各地纷纷加强防疫措施,10月7日,布鲁塞尔大区的危机领导小组决定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从今日(10月8日)起,将咖啡馆、酒吧和宴会厅等关闭一个月。

▶ 10月8日上午7:00起,酒吧、咖啡馆和茶室关闭一个月。

▶宴会厅关闭一个月

▶24小时禁止在公共场所饮酒。

▶业余体育俱乐部和健身房内部的咖啡厅关闭。

餐馆保持营业,原防疫措施维持不变。


三、咖啡馆老板:为什么餐馆不关?

比利时咖啡馆联合会对布鲁塞尔关闭酒吧咖啡馆一个月这项措施提出了强烈批评。联合会认为这是“歧视性的”。

咖啡馆老板对布鲁塞尔的措施感到愤怒:“餐馆与我们有什么区别?”

布鲁塞尔大区当局周三(昨天)宣布,从周四(今天)早上起,整个布鲁塞尔地区的咖啡馆和酒吧都必须关闭,以阻止新冠病毒在比利时首都的加速蔓延。这项措施计划持续一个月,直到11月8日。但是,餐馆可以保持营业。

比利时咖啡馆联合会主席黛安·德伦谴责对这些场所采取的“歧视性”措施,并要求“科学证明”新冠病毒的传播来自咖啡馆。“在餐厅吃饭喝酒和在咖啡馆喝咖啡喝酒有什么区别?”

布鲁塞尔首都大区首席大臣维沃特则对此解释说,(没有关闭餐馆是因为)卫生防疫规定在餐馆中得到更好的尊重。餐馆是另一种消费方式:客人坐在座位上就餐,走动时戴上口罩。而咖啡馆酒吧的问题是客人走动多,桌子摆放过密过乱。


四、瓦隆区政府成员全体隔离

10月7日,瓦隆区政府全体成员决定主动隔离,原因是旅游部长Valérie De Bue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

Valérie De Bue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可以远程工作。

据报道,旅游部长之前已经出现了一些症状,在本周初的时候感觉不舒服,以至于没有参加MR党10月5日在总部进行的重要会议。10月7日她感觉身体好多了,所以恢复了远程工作。

她与瓦隆区政府成员的最后一次接触要追溯到上周五一次会议。瓦隆区首席大臣迪吕波发言人明确指出:“在当时的会议上,所有的现行卫生措施都得到了遵守。”

迪吕波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血清检测显示他已经产生抗体。他的发言人指出:“出于预防措施,会再次接受检测。”

10月7日当天,瓦隆区所有的部长都要接受检测,暂停官方活动,预计今天(10月8日)知道检测结果。在此期间他们会继续远程工作,10月8日的政府会议将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进行。

目前,除了Valérie De Bue部长之外,其他人还没有出现新冠病毒症状。


五、布鲁塞尔政府成员也几乎全体隔离 包括布鲁塞尔大区首席大臣维沃特

继瓦隆区宣布其政府成员全体进行自我隔离几个小时之后,布鲁塞尔首都大区宣布,一名部长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几乎所有政府成员都将进行自我隔离。

比利时三个大区之中的两个大区政府,在一天内被迫进行全体自我隔离。

据当地媒体周三报道,布鲁塞尔大区财政部长斯文·加兹(Sven Gatz)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最近与他接触过的所有其他官员不得不采取自我隔离措施,其中包括布鲁塞尔大区首席大臣鲁迪·维沃特(Rudi Vervoort)。

只有卫生部长AlainMaron和住房与平等部长Nawal Ben Hamou不用进行隔离,因为他们没有与加兹接触。

加兹部长的发言人告诉比利时通讯社说,部长们已经暂停了所有正式活动,并将进行测试。发言人说,加兹部长有轻微症状。


六、Maggie De Block “草率”销毁了质量完好的口罩储备 本可以在第一波疫情中挽救许多生命

10月7日,据比利时法文媒体La Libre报道,《Pano》杂志(VRT)的一项调查显示,前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在没有核实口罩质量的情况下,“草率”销毁了上千万只口罩库存,而这些剩下的口罩库存质量一直是非常好的。专家认为,这些被销毁的口罩在第一波疫情中本来可以挽救很多生命。

2006年,当时的比利时政府“对抗疫情规划”储备了上千万只口罩,但是在今年春天疫情爆发的时候,这批库存不复存在。据报道,这些口罩先前一直被存放在Belgrade军营中,由于储存条件不理想,部分受到了损害。

2015年底,De Block部长决定销毁第一批库存。500万只FFP2口罩被送到焚烧炉里。

一直到2018年底,剩下的220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都储存在军事设施中。但是由于房产被出售,De Block办公室最终选择完全销毁这些口罩。

但是,后面这些口罩并没有过期,而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它们状况不佳。De Block部长的机构从来没有检测这些口罩的质量。根据《Pano》调查研究的内部通信记录,这样做是因为销毁口罩的成本要低于运输转移的成本...


七、列日市集将取消

据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原定于10月15日开始的列日市集活动将取消。

10月6日,列日市政府表示:“列日当局与联邦政府和联邦机构进行了密切协商,一直在尽一切努力遏制疫情,并尽可能维持文化、经济和社会生活。”为此,各个商贩和市政机构作出了重大努力,以保证市集场地最佳卫生条件,比如:将市集划分为4个大区,每区有独立的出入口,严格限制人数和遵守社交泡沫规定,利用通道分开人群,每个行业严格遵守卫生协议等等。

10月6日,由首相德克罗主持,各个大区首席大臣出席,召开了协商委员会议。会议评估了疫情形势,必须指出,在过去14天中,列日地区和比利时众多地区一样,疫情已经加重。

这是一个强烈预警阶段,表明病毒在持续传播,存在很大风险发展到“难以管理的阶段”。在召开协商会议后,列日当局认为不能承担这种风险,为此决定不再举行2020年的列日市集活动。

列日市政府很遗憾,目前的疫情形势下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并承诺在卫生状况允许的情况下会尽快恢复。

列日市政府认为,在商贩开始安装游乐设施之前做出这个决定是至关重要的。当然已经支付的展位费用会尽快退还。同时,了解到市集商贩及其家庭面临的困境,政府会尽快提供援助。


八、比利时收紧疫情措施可能给民众带来更多悲观情绪和精神问题

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说,10月6日,比利时政府收紧防疫措施,对于已经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人来说,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他们的悲观情绪。

三分之一表示新冠疫情大大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根据Sciensano机构6月底公布的一项调查,疫情封锁期间,受访的34000人中,18岁及以上人群,焦虑(16%)和抑郁(15%)的发生率比第一波疫情时要低(分别为23%和20%),但是仍然比疫情前要高很多。总体来说,有三分之一表示新冠疫情大大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年轻人中这个比例更高,为50%。

Sciensano目前正在进行第4次调查,目前还不知道结果。

精神病医生工作时间是通常的3倍

比利时中部地区流动医疗团队的精神病专家,比利时高等卫生理事会新冠病毒心理影响部门副主席Frédérique Van Leuven指出:团队工作时间是通常的3倍,包括我知道的心理和精神医院服务机构,大家都是如此,治疗申请大幅增加,跟踪方面应接不暇。

最开始这些人心理上会出现一些慢性症状,不能对此低估,主要表现为记忆障碍,睡眠障碍,注意力不集中和抑郁问题。深受其害的包括病人亲友,医护人员,教育工作者等等。

缺乏可预测性造成情绪低落

Frédérique Van Leuven说,政府新措施提醒了我们,现在正处在极其不稳定的时期。这个时候不能提前做计划,该完成的完成不了。连续性措施增加了人们的不确定和不安全感。

2021年精神残疾数据可能会令人担忧

比利时国家病-残保险研究所(INAMI)总经理François Perl认为:“疫情危机带来的后果还没有结束。我们发现疫情开始时,精神问题发展到高峰,随后稍微反弹并趋向稳定。这非常令人担忧,因为大部分有精神问题的人都是临时失业的受害人,当时临时失业是很普遍的,跟承认丧失劳动能力相比,停留在临时失业肯定是更好接受的。”

他说:“我们担心,在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当临时失业人数下降时,比利时的残疾人数会大幅增加。今年已经有超过45万精神残疾,2021年的数据会更令人担忧。2008年经济危机时就出现过这种情况。像新冠病毒这样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给精神健康带来的影响不能立即能衡量出来,有一种延迟效应。比如2008年的经济危机,影响非常严重,到了一到两年后才能显现出来,这次疫情危机中,我们很可能会得出类似的结论。”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