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6月19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60476例

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9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8例(前一天105例),佛拉芒88人,瓦隆28人,布鲁塞尔12人,累计确诊病例达60476例。进行了15430次检测。

新增死亡12例(前一天10例),医院10人,养老院2人,共9695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其中49%在医院,50%在养老院。

有20人住进医院(前一天19人)27名患者出院(前一天40人)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340人(-4),有55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


二、Avrox1500万口罩风波:联邦反腐办公室立案调查

比利时国防部受政府委托向卢森堡公司Avrox采购了1500万只织物口罩,从6月15日开始在药店向民众发放,但一直饱受指责。比如卫生高级理事会建议要60°水洗消毒,但这批口罩只能30°水洗。还有一些机构认为这些口罩对健康和环境有害,因为经过了纳米银抗菌处理。

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6月18日晚上,已经获悉有关该公司的司法公开信息,比利时联邦反腐办公室(OCRC)已经立案,并送交给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

POLICE.BE网站指出:OCRC的职能是调查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以及严重和复杂的腐败案件,另外还会打击公共采购,补贴,批准和许可相关的滥用职权行为。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Denis Goeman表示:经过初步分析,还未有建设性的线索表明存在违法行为,这项司法调查尚未结束。

Avrox自信满满:由当局调查

Avrox公司方面回应:并不知道OCRC的举措,检察官办公室是独立机构,有权进行必要的调查。我们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由司法当局处理。Avrox完全相信调查会证实公司没有问题,检察官办公室的初步分析也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三、比利时首相对《经济学人》“比利时是抗疫最差生”报道作出回应

《经济学人》在昨天的报道中说,比利时在处理新冠疫情危机中,是所有国家中表现最差的。真的是这样吗?这篇报道在比利时引起很大反响,比利时领导人和专家对此作出回应。

索菲·威尔梅斯首相在谈论关于死亡率过高的问题时说:“比利时远没有被淘汰!”

首相昨天下午在众议院,谈论了比利时的死亡人数以及如何计算死亡人数的问题。她说,“的确,比利时经常因其死亡率而被挑出来。但是,当我们知道并非所有国家都以相同的方式计算死亡人数时,计算死亡人数的方法至关重要。在比利时,我们考虑了医院死亡,疗养院死亡,确诊新冠感染死亡和新冠感染可能病例死亡。”

首相澄清说,这种计算死亡人数的方式不应导致“令人沮丧的结论,这将使我们不公正地被列入差学生之列”。她解释说:“病毒的传播与该国人口密度密切相关。因此,将比利时与人口密度较小的其他国家(如澳大利亚或新西兰)进行比较几乎没有道理。将比利时与可比的欧洲地区进行比较,将更加有意义。”

首相说,“我们必须将可比性(即不取决于统计系统的超额死亡率)与人口密度进行比较。在这种情况下,比利时远不能被单独挑出来!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对危机的管理是完美的?这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说我们必须研究方法论,以避免得出比实际更具灾难性的结论。”

卫生部长和病毒学家的观点也有些冲突。卫生部长玛姬·德布洛克说,这些数字并不能说明全部,她认为比利时得分低是因为这个报告是基于错误的统计方法。微生物学家艾曼纽尔·安德烈强调,该报告不应被视为无稽之谈。

安德烈在新冠疫情危机开始时是危机中心的法语发言人,并且还是接触追踪系统的前协调人,他认为,现实更加微妙。他说,报告不应简单地垂直分类。安德烈在推特上写道:“数字并不能说明一切,但可以说明一些问题。如果我们想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我们就不能否定一切。”

《经济学人》的报告比较了21个国家(包括美国和英国)的做法,在三个不同参数上以1-4打分,其中包括可用的新冠肺炎检测次数,医院病床数量和超额死亡率。同时,对这些国家在新冠病毒的三个危险因素上也进行评分:肥胖,65岁以上人口中的比例以及该国接待的旅行者数量。超额死亡率则是所有参数中最重的。从得分上看,比利时排名垫底,是班上最差的学生。


四、2019年比利时人均GDP比欧洲平均水平高17% 排名欧洲第八

去年,比利时人均GDP比欧盟平均水平高出17%。日前,欧洲统计机构Eurostat公布了欧洲各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情况。

卢森堡以人均GDP高出欧洲平均水平至少161%领先。这是由于卢森堡有许多边境工作者(工作在卢森堡但居住在卢森堡边境的外国人),他们为GDP做出了贡献,但在计算人均GDP时不算作居民。

爱尔兰排名第二,比平均水平高了91%。前五名分别还有丹麦(+ 29%),荷兰(+ 28%)和奥地利(+ 27%)。比利时以+ 17%排名第八。

保加利亚在排行榜的底部徘徊。如果欧盟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00,那么保加利亚为53。

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考虑到国家之间的价格差异,因此可以进行有意义的比较。

欧盟统计局还提供了另一个指标,即人均实际个人消费量(AIC),也以购买力标准计算。根据统计局的说法,该指标更适合估算家庭的(物质)福利。在这里,卢森堡也保持领先地位,其繁荣度比欧盟平均水平高35%,其次是德国(+ 23%),奥地利(+ 18%),丹麦(+ 16%)和比利时(+ 15%)。


五、三分之一民众求助一项或多项疫情补助

根据比利时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一项有关疫情危机的大型调查发现,有三分之一民众求助于一项或多项新冠病毒援助措施;个体经营员工中,有三分之二求助于一项新冠病毒援助措施。

这项大型调查是安特卫普大学联合Hasselt大学,鲁汶大学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联合进行的,共有36000人参与,目前这项调查属于第13部分,于6月16日完成,研究人员重点关注的是对于政府各种援助措施的使用情况,尤其包括新冠病毒育儿假,个体经营者过渡权补贴,临时失业补贴等等。

受访者中有65%表示,家庭中没有享受补助措施,但是随着受访者职业不同,这个比例会发生变化。

四分之一工薪族求助于临时失业政策,七分之一的工薪族或者求职者申请援助支付水电煤账单。只有5%的工薪族申请了新冠病毒育儿假。

另外调查还显示,6月8日餐厅和酒吧开业后,只有很少一部分再次前往就餐或消费。咖啡馆露台是最受欢迎的:10%表示在重新开业后的第一周光顾了好几个露台。


六、比利时下调电力天然气社会补贴价

比利时电力和天然气的社会补贴价(tarifs sociaux),是面向特殊人群或家庭的优惠定价(比如残疾人,享受替代收入补贴的民众等等),所有能源供应商的价格都是一样的。

据比利时媒体SUDINFO报道,6月18日比利时联邦能源监管机构(CREG)宣布,从7月1日开始,电力和天然气社会补贴价分别下调12%和39%,有效期为一个季度,不再是原来的6个月。

另外,价格上涨将控制在两个上限内:季度和年度。电价来说,社会补贴价不能高出上一个季度的10%,不能高出前4个季度平均值的20%。天然气方面,季度上限是15%,年度上限是25%,超出的部分可以转加到下一季度。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