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6月12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59819例

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2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8例(前一天142例)佛拉芒64人,瓦隆35人,布鲁塞尔9人,累计确诊病例达59819例。进行了13115次检测。总检测数达996000次。

新增死亡10例(前一天16例),其中,医院7人,养老院3人,共9646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有32人住进医院(前一天19例)45名患者出院(前一天61例)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477人(-5),有89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0)

疫情发言人、病毒学家范古奇说,过去一周新增感染人数稳定在120人左右,并未下降,7天的平均数还增加了一个百分点,但人均感染数是0.87,低于1,就是说,每10个人感染后,传染给8.7个人。人均感染数低于1,表示疫情呈下降态势。


二、政府展开临时失业补贴诈骗调查将近1700起

自从疫情危机爆发,比利时共有139605名雇主求助于临时失业措施。据比利时媒体DH报道,比利时国家就业办公室(Onem)对涉嫌滥用这项制度骗取临时失业补贴展开了1692起调查。

根据Het Laatste Nieuws 和 De Morgen两家媒体的报道,大约461起进行了现场实地检查。执法机构表示,这种类型的诈骗整体来说不太容易被发现,针对疫情出台的关于不可抗力临时失业措施新规定,门槛条件低,加上给雇主的灵活性又大,导致几乎无法进行监控。

(检举)投诉可能有助于发现欺诈行为,到目前为止,比利时国家就业办公室共计收到370起投诉,与此同时也主动进行了一些核实。

N-VA党议员Björn Anseeuw呼吁,既然临时失业制度延长至8月底,要提高准入门槛。但就业部长Nathalie Muylle (CD&V)答复,不打算改变目前的准入条件。


三、是否有猫腻?议会要求对1500万口罩合同进行审计

据HLN报道,比利时联邦议会要求联邦审计法院对国防部1500万口罩采购合同进行审核。N-VA最先提出这个要求,现在已得到其他党派的支持。

故事始于政府承诺向比利时每个人提供至少一个口罩。国防部的任务是采购1800万个口罩,并找了两个供应商:根特的一家服装公司Tweed&Cottons提供300万个口罩,剩余的1500万个口罩由卢森堡的Avrox公司提供。

当得知Avrox是在卢森堡注册的一家邮箱公司时,警钟开始响起。该公司与纺织业没有联系,也没有自己的生产能力。如此庞大的合同授予一家没有工业生产历史的影子公司,很快遭到参加了投标竞争的几家比利时纺织公司的强烈指责。

很快,人们意识到Avrox无法满足国防部规定的口罩交付期限。在此期间,在公共交通上佩戴口罩的义务已经生效,无论政府最初的承诺如何,公众都被迫自给自足。

国防部通过部长菲利普·戈芬(Philippe Goffin,MR)指出,合同中写明了延迟交付的惩罚条款,虽然绝大多数口罩迟到了,但成本较低。

截止日期到了,Tweed&Cottons公司完成了全部订单。这家生产RectoVerso系列服装的公司的产品(口罩)没有发现任何毛病。

另一方面,Avrox公司准时交付了300万个口罩,其余的1200万个则迟到了。

但是,当迟到的口罩到货时,人们发现这些口罩没有达到国防部设定的标准。

任何公共采购合同都规定了投标公司必须满足的一系列要求。口罩合同中要求口罩必须能够以60度机洗。

但是,当Avrox的口罩到货时,发现它们只能在30度下进行手洗,专家认为该温度太低,无法消除其可能遭受的任何污染。

但是,当指出这一点时,国防部说60度的问题只是一个建议,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规则。竞标这份利润丰厚的合同被拒绝的那几家公司迅速指出,在原始合同中,60度法则是一成不变的。正是在这个问题上,一家公司被拒绝了。

自一开始就密切关注此事的联邦议会议员迈克尔·弗赖里奇(N-VA)已向议会提出一项动议,要求审计法院审查Avrox获得口罩合同整个程序。他在星期三的议会全体会议上提出这个动议,尽管没有进行表决,但该动议并未遭到其他各党派的反对。

联邦议会议长帕特里克·德瓦(Patrick Dewael)同意将动议提交给审计法院。


四、司机路上堵塞必须留出救援通道

6月11日,比利时众议院通过SP.A党提交的一项法律草案,要求司机在路上排队或者交通严重迟缓的情况下,必须留出救援通道,方便优先车辆通行。

目前德国,匈牙利和卢森堡已经实施这种措施。比利时目前来说,司机是听到救援车辆的鸣笛必须让开道路,今后则必须主动预留救援通道。


五、布鲁塞尔法语区:文化行业补贴达成初步分配协议

6月11日,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达成协议,向深受疫情影响的文化行业提供初步紧急援助。这项紧急基金主要用于文化活动运营商,他们在3月14日至5月3日期间,因业务取消场地关闭遭受重大损失。

另外,该基金还进行了扩充,为5月4日至7月5日期间增加了一倍规模。

第一批补助将近850万欧元:321家文化机构

根据6月11日达成的协议,第一批援助补贴总额为8439225.90欧元,政府和文化当局共计收到389件申请,经过审核后发放给其中321家文化和运营机构,包括:文化中心(167251欧元)、表演和创意中心(340894活欧元)、现场艺术(戏剧、马戏、舞蹈、童话等3242548欧元)、音乐(1863188欧元)、雕塑艺术中心(364545欧元)、公共或私人博物馆(814695欧元)、电影(1646102欧元)。

其中主要受益方包括比利时卡通中心(245000欧元),非盈利组织Faso Danse舞蹈剧院(220399欧元),青年音乐联合会(208205欧元),非盈利组织Mazal – 同时经营着布鲁塞尔金羊毛剧院(150153欧元)和皇家画廊剧院(150000欧元)。另外还有一些主要的文化运营商,比如法语区皇家歌剧院和Flagey歌剧院并没有申请援助,他们认为这项基金应优先补偿规模更小更为脆弱的机构,维持这些机构的补贴,可以让它们能够应对危机。

第二批850万欧元很快到来

接下来,在5月4日至7月5日期间,有需要的文化机构可进一步提交补贴申请,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已经为此划拨850万欧元预算。文化部长Bénédicte Linard还提到,设立了一项大约250万欧元的特别补贴机制,援助5月4日至8月31日期间夏季节日活动组织机构。


六、今年夏天几乎所有的婚礼都被取消

6月10日,婚礼服务行业组织HL Belgique发言人Cynthia De Clercq指出,自从比利时宣布第三阶段解禁措施以来,几乎所有7月和8月的婚礼都取消了,该行业担心会出现破产潮。

上周,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决定,从7月1日起,允许最多50人参加的宴会,舞会仍旧禁止。HL Belgique遗憾地表示:几乎所有之前没有取消夏季婚礼的新人,在这一消息宣布后决定放弃。上周本来还有20%,但是消息宣布后只有不到5%还在继续。

Cynthia De Clercq解释:新人们不希望婚礼参加人数少于100人,也不希望没有舞会。我们永远弥补不了这些取消。最近,我们显然是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补贴。预计很多婚庆公司会破产。

该机构补充说2021年的需求也在下降。HL Belgique遗憾表示:疫情期间本行业没有被迫停业,因此也无法领取相应的补贴。在给当局的信函中,他们要求对该行业提供财政支持。


七、比利时为新冠病毒志愿者设立基金 不幸死亡者家人可获得死亡补偿

疫情期间,一些机构(红十字会、“食品银行”救济机构、养老院、医院)需要大量的志愿者来确保他们的日常工作。比利时联邦职业风险机构Fedris指出,由于原来的许多志愿者都是风险较高的老年人,这些机构不得不招募新的志愿者或雇佣大学生。

目前,这批协助抗击新冠病毒的志愿者(包括在职大学生)还没有新冠病毒死亡保险。6月11日, Fedris指出:联邦政府创立了“新冠病毒志愿者基金”为他们提供死亡补偿。这项基金是在Fedris组织内部设立的,所有抗击新冠病毒机构的志愿者(包括在职大学生)自动享受这项基金的保障。

死亡补偿支付给亲属

如果因新冠病毒造成死亡,这项基金将向受害人的亲属支付补偿。Fedris明确指出:如果只是生病,医疗费用享受医疗保险。

死亡补偿是一次性的,伴侣18651欧元,领取赡养费的前配偶9325.50欧元,享受家庭补贴的孩子,每个孩子15542.50欧元;另外给负责身后事的人一次性丧葬补贴1020欧元。

这项补贴是针对3月10日至7月1日之间的死亡补偿,之后,如果有证据表明是在2020年7月1日之前感染新冠病毒,也可以获得补偿。申请表格可以在Fedris的网站上下载。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