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5月24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82例,累计确诊病例达57092例

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24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82例(前一天299例),佛拉芒193人,瓦隆65人,布鲁塞尔24人,累计确诊病例达57092例

进行了12578次检测,总检测数781284次。

新增死亡43例(前一天25例),其中,医院22人,养老院18人,共9280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有48人住进医院(前一天34人),117名患者出院(前一天32人),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1324人(-54),有25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3)。


二、因引发医护人员强烈不满 政府确认撤销两项皇家法令

疫情期间比利时联邦政府限制级部长会议(Superkern)通过两项皇家法令:其中一项规定作为“最后手段”可以征调医护人员到人员短缺的机构;另外一项规定可以征调非护理人员从事护理活动,有效期到本年年底。

这两项皇家法令出台后,引起医护人员的强烈不满:先是维尔梅斯首相访问布鲁塞尔Saint-Pierre医院时医护人员背对相迎,然后医疗工会接连提交罢工通知。

本周,医疗工会与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进行会面,后者已经宣布暂停实行两项皇家法令。5月23日,Superkern召开会议时,如期批准撤销了上述两项皇家法令,预计会出台两项新的皇家法令,以抵消原定法令造成的影响。


三、维尔梅斯首相访问两家医院 这次没有什么意外

5月23日下午早,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访问Ath的Epicura医院,受到了院长François Burhin和市长Bruno Lefèbvre的接待。首相在前往弗拉芒大区另一所医院之前,来这里鼓励医护人员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这次没有遇到上周Saint-Pierre医院工作人员背对首相相迎的尴尬场景,这次访问进行的很顺利。因为首相已经决定撤销了医疗工会强烈反对的两项法令。由于没有正式对外公布这次行程,首相只是在医院门口接受了现场几位记者的拍照,随后按照她的要求,在没有摄像机的情况下进行了采访。


四、餐饮业:请政府给我们一个前景展望 否则25%的咖啡馆和餐馆将倒闭

6月3日对比利时所有餐厅来说都是日程上的一个重要日子,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在这天决定是否会放松餐饮行业的封锁措施。但是在这之前,餐饮业仍要一直担心并希望不会被如山的债务淹没。

为此,安特卫普南部的一些企业家集体呼吁布鲁塞尔的政客提供帮助,他们的恳求很明确:请给我们一个前景展望,否则25%的餐厅永远不会再开业。他们在Facebook上创建了一个名为“请现在开放我们的酒店餐饮业!”的群组,已经有将近10万人入群,并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发起人表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请愿书。

荷文媒体HLN在报道中说,Johan Tisson来自安特卫普的酒店行业,是这项行动的发起者之一,他说,政府向餐饮业发放了补贴,安特卫普书也划拨5000万欧元振兴经济,我们非常感激。但是这些补贴通常刚够支付租金(对小型餐馆来说),其他的开支还需要用储蓄填补,对我们来说,储备资金就像太阳下的雪,很短时间就会耗尽。


五、佛拉芒餐饮协会: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 佛拉芒餐饮业将失去2万多个工作岗位

荷兰餐饮业将于6月1日重新开业。佛兰德斯的压力在增加。佛拉芒餐饮协会(Horeca Flanders)敦促6万多家餐饮企业的老板们保持清醒。据荷文媒体De Zondag报道,佛拉芒餐饮协会的CEO Matthias De Caluwe说:这个星期就要行动。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将失去2万多个工作岗位。

下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将于6月3日举行,但De Caluwe说,等到那时才做决定已经晚了:“3号做决定,8号开放,之间的时间太短了。”

截至6月8日,餐饮业的营业额损失约为39亿欧元。同时,一项调查还显示,十分之六的餐饮业业主担心,今年他们将不得不解雇员工。“在新冠危机中,我们餐饮行业已经陷入困境。如果没有一揽子额外的支持措施,后果将是巨大的。”De Caluwe说。他警告,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行动,在未来的12个月中将失去20000至36000个工作岗位。


六、工作人员感染后 小学关闭

据法文媒体Sudpress报道,5月23日林堡省Beringen市政府决定暂时关闭Korspel小学,原因是一名工作人员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

据悉,这名工作人员5月18日值班,5月22日进行了检测,5月23日知悉检测结果。学校学校管理层毫不犹豫作为预防措施关闭学校,以避免病毒蔓延。

Beringen市长Thomas Vints表示:一旦有令人满意可以安全重新开放的迹象,我们会通知大家。


七、比利时现在可以做抗体检测

社保机构官员说,现在可以在比利时进行测试,以确定一个人是否已经产生了新冠病毒的抗体。

保险机构INAMI周五宣布了可以报销血清检测的条件,为在比利时的患者使用血清检测铺平了道路。通过血液样本分析,血清检测可以确定患者的免疫系统在接触病毒后是否已形成防御能力,并且对于衡量人群的免疫力和暴露于病毒的程度至关重要。

但是健康专家仍然缺乏足够的数据来确定患者体内抗体的存在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保护它们免于新冠病毒。在INAMI宣布可以报销血清检测之前,比利时尚未使用这些测试,因为医生和临床实验室无法向患者或保险公司开出账单。

比利时媒体L'Echo报道说,比利时卫生当局已经预订了约365万份血清检测,报销金额为每次9.60欧元。


八、比利时1500万只口罩合同供应商 竟然是恐怖主义黑名单银行股东

据Het Laatste Nieuws5月23日报道,约旦男子Hamza Talhouni通过卢森堡“信箱公司”Avrox与比利时政府签订了一份1500万只口罩的合同,合同价值至少4000万欧元,而该男子与以色列一家黑名单(恐怖主义)银行有关。

据报道,Hamza Talhouni是Cairo Amman Bank(开罗安曼银行)的主要股东之一,他的兄弟是董事会成员。这家银行拥有数百个被判恐怖袭击罪的巴勒斯坦囚犯的账户,他们的涉嫌恐怖主义行为收到的报酬都会汇入到他们在这家银行的账户。

以色列大使馆证实,虽然当时开罗安曼银行也冻结了(涉嫌恐怖分子的)相关账户,但该银行还是被列入了黑名单。以色列政府认为这些黑名单银行是支持恐怖主义的金融集团。


九、伊丽莎白公主高中毕业啦!

比利时王位继承人伊丽莎白公主今天高中毕业,她的名字Elisabeth de Brabant(布拉邦特女公爵的官方名字)出现在英国威尔士大西洋学院( UWC Atlantic College)的2020届在线毕业典礼名单上。

由于新冠病毒危机,2020届学生不得不在家中电脑上参加毕业典礼,伊丽莎白全世界的同学们入镜进行了演讲,做了音乐或舞蹈表演。据Het Nieuwsblad报道,伊丽莎白公主并未出现,但是名字出现在毕业名单上。

她在英国威尔士这所寄宿学校学习了两年。学校1962年成立,在全世界拥有17所分支机构,一年学费至少2.5万欧元,非常注重社会工作,除了传统科目外,社会工作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所有学校学生(年龄在16-17岁)都必须参加慈善组织,比如帮助无家可归者或者老年人。由学生决定做什么,慈善机构也是交付给他们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现任荷兰国王Willem-Alexander也曾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十、30多位民众打算起诉比利时政府和内政部长的封锁措施:侵犯人权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Nieuwsblad的消息,有30多位比利时民众决定起诉比利时政府和内政部长Pieter De Crem,要求取消当局自3月份以来实施的封锁措施。他们认为遏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原告律师Michael Verstraeten表示,有些规定,比如最多只能接待4人是没有根据的。而且普通民众,企业家,酒店餐饮业人士,送货员,飞行员,医生等等破产的越来越多。

他们希望立即取消这些措施,并要求象征性地赔偿1欧元。内政部长Pieter de Crem发言人表示对于这项起诉并不知情。


十一、柳叶刀:羟氯喹和氯喹对冠病无明显益处

研究显示,使用氯喹或者羟氯喹来治疗冠病患者,无论是否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结合使用,不但没有明显疗效,还可能加大心脏相关并发症风险,甚至增加死亡风险。

英国《柳叶刀》杂志周五(22日)在线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抗疟疾药物氯喹或者羟氯喹,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与特定类型抗生素结合使用,都对治疗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没有明显益处,使用不当甚至可能引起一些并发症。

新华社报道,美国布里格姆妇科医院心脏和血管中心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不同医院共9万6032名冠病患者的相关数据。他们中有1868人仅使用氯喹来治疗;3016人仅使用羟氯喹;3783人结合了氯喹和一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来使用;6221人结合了羟氯喹与一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来使用。另外8万1144人被归类到对照组。

分析结果显示,使用氯喹或者羟氯喹来治疗冠病患者,无论是否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结合使用,不但没有明显疗效,还可能加大心脏相关并发症风险,甚至增加死亡风险。

据《柳叶刀》介绍,氯喹和羟氯喹本身是比较成熟的抗疟疾药物,后者还能用于治疗一些自体免疫性疾病,这两种药物在用于治疗这些疾病时的安全记录都比较好,同时在实验室测试中展示了不错的抗病毒效用,因此一些观点认为这两种药物有潜力被用于治疗冠病。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