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5月22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76例,累计确诊病例达56511例

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22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76例(前一天252例),佛拉芒175人,瓦隆69人,布鲁塞尔30人,累计确诊病例达56511例

新增死亡26例(前一天37例),共9212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有56人住进医院(前一天71人),135名患者出院(前一天160人),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1415人(-33),有268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9)。

反映感染率的人均感染数略有提高,为0.86。上周,比利时的人均感染数(R值)已从0.6上升到0.8。现在这个数字进一步增加到0.86。这意味着10个被感染者平均会传染给另外8.6个人。如果感染率升至1以上,将是一个坏消息,因为这样病毒会再次呈指数级传播。


二、连续4天比利时住院人数在增加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微生物学家赫尔曼·古森斯(Herman Goossens)称,比利时住院人数在增加,“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在过去的四天里,比利时新冠肺炎患者住院治疗人数一直在上升。

当我们进入解封第二阶段时,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住院人数数日来一直在上升,更准确地说是自周一以来分别有43、50、58和71例入院。我们应该担心吗?

微生物学家赫尔曼·古森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确实连续第三天看到了小幅增长。现在得出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不再看到下降,而是停滞或上升,这有点令人担忧。他在VTM Niews的节目上说,昨天有71例住院病人,这仍然是一个非常低的数字,但他说,稳定在50例以下是更重要的。

赫尔曼·古森斯还谈到了住院人数增加与取消限制的第二阶段之间的可能联系:“我们将不得不再等几天,以观察商店开放和家庭访问扩大带来的影响。”


三、从6月2日起可以去医院探视了

5月21日,VTM NIEUWS根据SPF公共卫生研究所给医院的通知函报道,从6月2日起,比利时医院将再次开放。比利时自封锁开始以来,探视一直被禁止。现在可以放宽探视,但不是强制性的,因为医院必须能够安全安排才可以实行。


四、布鲁塞尔餐馆可申请扩展露台空间 纾困建议:从降低TVA到直接给补偿

根据商业和服务业联合会Comeos的说法,餐饮业每天因封锁而损失4700万欧元。在此期间,一些餐馆通过提供外卖服务来减少损失,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损失是巨大的。

布鲁塞尔时报报道说,隐形的损失是巨大的。报道指出了餐饮业公开的秘密。那就是,报工的雇员可以享受临时失业的补贴,这保证了他们申报的收入的70%——不算小费收入,这是这个行业里很重要的收入。但是,员工全工工作只申报半工,很盛行,是行业的公开秘密。对没有申报的(黑的)部分,就得不到政府的福利了。员工的损失由此而来。

餐饮业都在期待6月8日重新开门。也在观望政府将推出什么样的政策措施。

布鲁塞尔当局已采取步骤开放街道,以扩展露台Terras,在遵守社交距离的条件下,让餐馆接待更多的顾客。业主可以填写一份表格文件来申请扩展露台空间

但是,在餐厅和酒吧里,当必须将酒吧凳相隔1.5m放置时,就接待不了几个客人。这是餐馆酒吧面临的很大的困境。

布鲁塞尔商会Beci的奥利维尔·威洛克斯表示,将需要至少4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措施,以使餐饮业重新启动。他告诉Bruzz说,“布鲁塞尔市中心约占整个布鲁塞尔餐饮业的10%。此外,游客是重要的顾客来源。与主要依靠游客的企业相比,依靠本地客人的企业恢复速度将更快。”

比利时几个党派(N-VA,MR,Open VLD和CD&V)提出了一项倡议,将该行业征收的增值税从目前的21%降低到6%。这样一来,企业可以收取相同的价格,同时又可以自己保留更多的收入。

但是,一位经济学家立即指出,降低增值税(2009年在法国和最近在比利时,作为对引入所谓的智能收银机的补偿)对该行业的经济影响很小甚至没有影响,但是确实在国家预算中留下了漏洞。

根特大学经济学教授Gert Peersman发推文说:“为什么不直接赔偿损失?赔偿损失效率更高,而且对预算只是暂时的影响。”


五、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大区咖啡馆老板提起诉讼:为何没有弗拉芒大区一样的补贴?

比利时咖啡馆联合会(FedCaf)指出,因为疫情措施,瓦垄和布鲁塞尔的咖啡店从3月13日起开始停业,目前餐饮业形势仍不明朗,他们也一直完全没有任何收入。为此,联合会宣布已经决定同其成员一起采取法律行动,使他们能够享受继续业务所需的必要措施。

FedCaf指出,弗拉芒大区通过法令援助自3月12日起因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抗疫措施被强制停业的企业,让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大区采取措施造成的歧视更加突出。

弗拉芒大区的援助法令规定,基于停业的时间,给予每天160欧元的补贴。FedCaf强调,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大区却没有这样的补贴,“按地区决定补偿的歧视性”十分明显。


六、警察执行公务遭殴打 引发舆论和各方争议

这几天比利时人关注最多的,是这段警察公布的视频。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5月20日晚上,警察工会SLFP在Facebook上公布了一段视频,Anderlecht地区警察执行公务时遭到了附近居民的殴打。

工会在视频下向布鲁塞尔国务秘书Pascal Smet和布鲁塞尔弗拉芒区部长Benjamin Dalle发问:请问你们怎么认为?我们的警察同事还有别的选择吗?

事件回放:当时发生了什么?

事情发生在当地Mons大道附近,周边的商户向警方和市政当局抱怨,店里偷盗货架商品的行为越来越多,因此市长在几天前下令警方加强检查抓住小偷。视频中暴力事件是在警方试图拦截小偷的时候发生的。

Dalle改变态度:从“要理解年轻人”到支持警察

先前Anderlecht地区警方检查导致19岁年轻人身亡事件,布鲁塞尔国务秘书Pascal Smet表示要反省是否有必要进行这样的警方检查。而布鲁塞尔弗拉芒区部长Benjamin Dalle当时表态要理解一些年轻人。

5月21日,Benjamin Dalle针对这次视频中事件回应说:对警察的暴力行为不可接受,肇事者必须受到严厉惩罚,警察经常在困难条件下工作,他们值得我们的尊重。

他的发言人还表示准备与警方和工会进行对话,已经赶去现场,理解警方的处境,并希望能支持他们。

MR党主席Georges-Louis Bouchez也表示支持警察,并对警察执法这一问题表示遗憾。

当地市长为警察辩护

Anderlecht当地市长Fabrice Cumps为警察辩护,强调警方是遵循了当地打击犯罪行动的指令,并承认在警方在当地进行干预行动并不容易。

Fabrice Cumps指出,我们不应该夸大,说警察和年轻人处于战争状态,不能对年轻人一概而论。目前没有现成的解决办法,但重要的是联邦政府要做的更多,为各个警察分局提供资金支持。

布鲁塞尔首席大臣:袭击警察的行为不可接受

5月21日,布鲁塞尔大区首席大臣Rudi Vervoort发推表示,袭击警察的行为不可接受,谴责任何形式对警方的暴力行为,对这些因为履行职责被袭击的警察,表示全力支持。


七、追踪呼叫中心工作人员称无事可做

据RTBF报道,瓦隆大区接触者跟踪呼叫中心招募了近450人到那里工作。但是有人质疑他们的用处,因为目前他们没有做几件事。中心的工作人员对外也透露了呼叫中心实际的运行情况,“的确无事可做”。

在瓦隆区接触者跟踪呼叫中心工作的两名匿名人士说,平均来说,我早上有一个电话,下午有一个电话。然后在其余时间,我们什么也没做。目前,我似乎没有任何帮助。首先,我们被告知,这是因为这套系统通常要花三到六个月才能开发出来,在这里,我们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其次,说存在计算机问题,可能没有进行足够的测试;还有很多其它原因。刚招聘进来的员工已经开始担心失业了。

呼叫中心上级主管部门AViQ的负责人Alice Baudine解释说,中心的规模是根据科学家的预测确定的。专家要求我们从5月18日开始全面运作,我们根据平均每天450例的情况进行计算的。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当比利时有可能进入疫情大流行阶段时,我们能够做出回应,目前我们仍处于禁闭阶段,疫情数字仍然相对较低,但接下来的几周是危险的几周。追踪人员有点像消防员,平时是待命,当发生火灾时,能尽快到达。如果疫情第二波发生,我们必须有一个有效率的呼叫中心。


八、比利时民众可能6月中旬获准欧洲旅行

5月21日晚上,比利时外交部长Philippe Goffin给打算夏天出门度假的比利时民众带来了希望。

在接受比利时媒体RTBF访问时,他表示,现在这么说还有点早,我比较希望肯定的时候再说:比利时民众今年夏天能够去度假,这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但我们确实正处于准备阶段,正在与欧洲邻国进行协商。

他表示,做出决定前,必须分析病毒的演变曲线,我们可以称之为有条件的希望。到6月中旬,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出行的可能性。众所周知,比利时民众喜欢在比利时和欧洲旅行。期待6月8日至15日期间有准确消息比较现实。

外交部长说,目前,我们正处于与邻国外交部长或欧盟部长接触的阶段,以确保危机结束后可以协调边境开放。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现阶段与荷兰、德国、卢森堡和法国等邻国进行了初步接触。信息很明确:逐步尝试摆脱封锁,但要与其他欧洲国家协调。目前,意大利已经宣布从6月3日起向游客重新开放边境。


九、荷兰海滩和公园的人潮 比利时奥斯坦德海滩十分平静

昨天(21日),天气超级好,29度,说是比利时荷兰真正的夏天到来的第一天。又是耶稣升天节。荷兰和比利时民众的纪律性还是有一些差异的:荷兰的海滩和公园人潮汹涌,而比利时奥斯坦德海滩倒是安静。

荷兰Zeeland海滩展示了夏日的风景,人满为患。人们设法保持一米半的距离,但并非到处都是。

很多公园里晒太阳的民众挤在一起,警方不得不关闭了几个公园。

警方呼吁说:“您打算去海边吗?始终与他人保持1.5米的距离。避开拥挤的区域,必要时转身离开。”

尽管有假期,比利时海岸依然安静

几个警察区表示,尽管放宽了封锁规则,但比利时海岸在耶稣升天节没有出现大量人群。

新闻官员说,在更西边的其他海滨度假胜地,也很安静。警方表示,我们继续巡逻和控制,但重点是预防,将重点放在尊重社交距离上。


十、比利时预计本周末将到200万只口罩

5月21日,国防部长Philippe Goffin指出,国防部订购的200万只织物口罩将于本周末抵达。这次选择了比利时公司Tweeds & Cottons和卢森堡公司Avrox供应口罩。

国防部长指出,Tweeds & Cottons总部位于根特,上周六交付了100万只口罩。剩下的订单即200万只口罩,将于本周末到达。Avrox方面,第一批计划在本周末交货,其余的订单将在下周完成。根据合同规定,从5月25日起,每延迟一天交货都会有罚金。

4月底,比利时联邦政府委托国防部公开招标,为比利时民众采购1200万只织物口罩。国防部长办公室指出:分发口罩的首选途径是药房,但谈判仍在进行中。这种分发网络是快速和有效的,药剂师受过最好的培训,可以向公众提供使用和保养口罩的建议,而且也允许向个人发放。


十一、布鲁塞尔航空公司:飞行员主动降薪以保住工作?

5月20日,布鲁塞尔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提出了一项拯救工作的大胆提议:建议管理层削减其45%的工作时间和工资,一直到2023年,可以使公司节约1亿欧元的开支。

鲁汶大学劳工经济学教授、社会协调专家Evelyne Leonard认为,这项提议在几个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

第一,这项提议来自于员工,是飞行员与其他员工(空姐,乘务员)一致提出的;第二,时间长达3年;第三,涵盖了更多的部门和角色,不仅仅是传统的双边协商:布鲁塞尔航空,进而包括汉莎航空,机组人员,工会和联邦政府,而政府的援助又是未来的保障条件。

降薪提议通常来自于管理层

Evelyne leonard引用了一些先例,都是由管理层提出削减工资的。

2009年,美国IT巨头惠普(Hewlett-Packard)在法国向员工宣布:降低工资以换取保留工作岗位。首席执行官自己减薪20%,管理委员会降薪15%,其他管理人员降薪10%,中层领导降薪5%,非管理人员降薪2.5%。虽然这项措施立即适用于公司美国员工,但欧洲立法不允许这样做,每个员工都可以自由选择接受或不接受修改雇佣合同的建议。

最近,2020年4月,Technicolor集团要求员工“自愿”接受减薪。为了应对疫情影响,总经理Richard Moat降薪25%,公司公告中解释说: Richard Moat要求执行委员会成员同意降薪20%,并鼓励所有员工在自愿的基础上参与这一努力。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