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比大使曹忠明接受《早报》专访

4月24日,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接受比荷语《早报》记者布鲁诺(Bruno Struys)视频专访,介绍中方支持比利时抗疫相关工作、中国复工复产情况,并就中国是否利用抗疫援助展开“口罩外交”、中国输比口罩质量问题、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武汉订正相关数据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4月27日,该报纸及网页均刊登了采访内容。


下面是专访的部分内容。

问:中国在帮助比利时应对疫情、筹集医疗物资方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曹大使中国与比利时两国政府和人民在抗疫方面一直保持相互支持与合作。习近平主席同菲利普国王就抗疫合作通了电话,李克强总理和维尔梅斯首相也互致了信函。中方有关部门同比方保持密切联系,特别是就比利时从中国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中国不少地方省市和企业、基金会也自发向比利时捐赠医用物资。这些都体现了困难时期两国团结协作的精神。我想强调的是,在中国抗击疫情的困难时期,比利时各界也向中方表达慰问并给予支持和帮助。

问:现在也有人对中国提供的帮助感到担忧,比利时情报部门也说中国正在开展“口罩外交”,所以我刚刚向您询问相互支持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给比利时提供了大量捐助,有些人就很好奇中国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呢?这似乎也加重了我们对中国的依赖。

曹大使:你在采访开始时说你问的问题会很直接,那我也愿意直截了当地回答你。所谓“口罩外交”完全是一个伪命题。正如我前面说的,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盟及相关欧洲国家向中方提供了宝贵援助,现在欧洲正在全力应对疫情,我们向欧洲国家提供支持和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没有任何政治意图,所以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欧盟向中方提供援助的时候我们也没说欧盟在实施“口罩外交”,对愿意提供帮助的人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显然是不公正的。

我还想补充一点信息,从中国进入比利时的医疗物资绝大多数是比政府从中国采购的。相较于采购的物资,中国地方政府和民间的捐赠只占了一小部分。

问:现在一些报道说从中国采购的医疗物资出现质量问题,我得到消息称您甚至为此给菲利普国王写信。您作何评论?

曹大使:我向菲利普国王的致信与口罩质量没有关系。关于口罩质量问题,我需要明确一下,自疫情发生以来,比方从中国进口了许多医疗物资,应该说出现问题的只是极少数。其中既有中欧医疗产品标准不同造成的误会,也有采购渠道的问题。4月1日后,中方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出口医疗物资的管理和规范,希望今后这种产品质量问题能尽可能避免。

问:我们注意到亚洲国家政府普遍建议民众外出或去超市戴口罩,但欧洲人并不习惯戴口罩,政府也没有要求民众戴口罩,您觉得在这一方面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采取行动,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曹大使:中国人及很多亚洲人对于戴口罩是很容易接受的,因为我们认为口罩在预防新冠病毒等传染病中是有效的。所以疫情期间,中国的民众基本都戴口罩。但正如你所说,欧洲对口罩作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过程,我看到近期不少比利时专家也认为口罩对于预防病毒传播是有作用的,特别是下一步比利时采取逐步“解禁”措施后,我相信口罩将被更多人所接受。中国有一位知名的医疗专家表示,“口罩是社交距离的延伸”,我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

问:我注意到疫情在比利时刚暴发的时候,您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当时您说各国应慎重采取限制旅行的措施,避免过度反应。两个月后,当我们回头看时,您不觉得欧洲国家的反应是不充分的而非过度?

曹大使此次疫情在很多方面超出了人们预料,包括其发展速度和影响范围,都是我们在当时很难估计到的。我想当时你在参加记者会时也没有想到比利时及欧洲的疫情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

问:疫情传播速度出乎意料地快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从中国得到的信息是不完全准确的吗?

曹大使:这种说法完全是不对的。疫情暴发以来,中方一直及时、透明地向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我们的信息,我想向你列举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1月4日,中美疾控中心首次就此通话,向美方通报信息。1月11日,中方与世界各国和世卫组织分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正是因为有了中方提供的基因组序列,美国、欧洲等国家开始研发测试试剂和疫苗。直到今天,中国有关部门每天都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最新病例数据及科研和诊断治疗等方面的最新进展。

1月23日中方对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实施“封城”措施,关闭离汉通道。这一举动当时震动了全世界,凸显了疫情的严峻性及中国政府的决心,我想这一信号是强烈的。在武汉“封城”时,在中国之外只有9例病例。2月2日比利时出现首例病例,是从武汉撤侨回来的比利时籍公民,经过14天的观察后康复出院。可以说,中国发生的疫情对其他国家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从武汉“封城”到欧美疫情大暴发有一个多月时间,完全有时间做充分准备,但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准备的。

问:我想之所以外界会有这样的质疑部分原因是中国的数据不透明吧。李文亮医生12月底就发出了预警,但是随后警方找到了他,认定他的行为是违法的。这是否证明了中国早期的数据确实不够透明?

曹大使:李文亮医生是一名好医生,他非常敬业,对于他及各国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的不幸逝世我们感到十分悲痛。实际上李文亮医生他并不是第一个报告新病毒的医生,在李文亮医生通过微信群分享信息之前,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主任已经于12月27号上报相关情况,湖北省武汉市疾控系统已经开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了。对于如何发布一种新病毒,各个国家有自己的规则,但基本上都是由疾控系统来发布信息的。

问: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分享信息难道不是言论自由吗?

曹大使:他分享信息确实说明他是一个尽责的医生。但正如我刚才所说,面对一种新病毒,应该由一个国家的疾控系统来发布,医生的职责和疾控中心是有区别的,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问:一些非政府组织说,在疫情最初暴发的时候,中国因为传播疫情相关信息逮捕了5000人,这是不是能够说明就疫情而言,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也因此浪费了更多时间?

曹大使:您说的信息来源我表示怀疑。现在互联网上类似的假消息很多。我认为作为一个严肃媒体,应该要注意甄别。

问: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人说这个病毒是从武汉的实验室里泄露的,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曹大使:关于病毒溯源的问题是严肃的科学问题,任何说法应该有科学证据,而不是主观推断。最终结论应该交给科学家研究并得出。但我们发现在一些国家,政客在病毒起源问题上的声音远远大过科学家的声音,甚至有意忽视科学家的声音,这是不正常的,背后明显有政治考虑。世卫组织发言人不久前表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而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出来。很多国际权威医学专家,包括比利时病毒学家安德烈(Emmanuel André)也表示,新冠病毒具有自然属性,应该是来自自然界,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这种病毒是从实验室里传出的。

问:曾有谣言说武汉来比演出的艺术团带来了新冠病毒,您怎么看?

曹大使:这个消息更加荒谬,正如你所说这完全是个谣言。今年1月16日,武汉艺术团来比利时列日参加春节巡游活动,并于1月19日离开比利时返回中国,无论是来比之前还是回到国内后,他们的身体都是健康的。我们通过使馆网站公布了相关消息,并及时通报了列日市。比利时疫情蔓延发生在狂欢节和春假后,跟武汉艺术团毫无关系。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