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4月9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80例,累计确诊病例达24983例

4月9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80例,累计确诊病例达24983例。新增死亡283例,共2523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580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049例,布鲁塞尔149例,瓦隆大区370例。 在累计确诊24983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14469例(58%),布鲁塞尔2664例(11%),瓦隆大区7461例(30%),居住地址不明的389例(2%)。 昨天有283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佛兰德斯135例,瓦隆大区109例,布鲁塞尔39例。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至2523人。 昨天有459人住进医院,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590人,累计住院的患者有9894人。1285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其中需要使用呼吸机的有992人。 昨天有483名患者治愈出院,累计出院人数为5164人。 冰柜并不能帮助消除病毒 SPF发言人、病毒学家伊曼纽尔·安德烈(Emmanuel André)在新闻发布会上专门针对目前在比利时社交媒体上的一则传言予以辟谣。社交媒体上流传一些建议,说把口罩和衣服放进冰柜进行冷冻,可以消除新冠病毒。安德烈说,病毒在冰柜中会继续存活,这个方法不能杀死病毒。但安德烈说,洗衣机,洗碗机和烘干机是倒有用的,可以帮助清除病毒。 二、专家评论疫情:形势严峻但努力已经奏效

比利时访谈节目CQFD,每日25分钟,邀请不同专家解读比利时疫情,4月8日邀请了比利时联邦病毒发言人Emmanuel André。 据RTBF报道,Emmanuel André指出,住院人数稍微降低,但死亡人数一直很高,令人鼓舞的是,比利时第一次出院人数超过了入院人数 顶峰是否已经过去 Emmanuel André指出比利时努力开始取得成果,但形势依旧严峻,医院依旧拥挤。虽然天气很好,要继续保持不能放松。比利时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似乎正在接近峰值。但曲线是否会立即下降或者我们是否处于“高峰”的开端,还需要3-5天时间来确认。 医院坚持住了 比利时医院住院情况各不相同,有些几乎饱和,有些还有床位,总体来说没有饱和。比利时医院系统在过去几周大幅提高了重症监护能力。所以如果接下来确认比利时已经达到了顶峰或高峰,那医院在这种状态下就没有饱和,这也是我们所有措施的目标。 4月8日最新数据:比利时有1276名重症患者,重症接待能力是1900张床位。 取消封城措施需要时间 目前封城措施延期至4月19日,EmmanuelAndré指出:认为到这一天一切恢复正常是一种幻觉,恢复正常是一个的过程。即使我们现在到达顶峰,能够控制状况,仍需要维持措施,避免出现反弹导致难以控制。为此比利时已经成立退出战略专家小组,制定分阶段退出的战略。必须在保证一定安全条件下实行,在此期间还需要密切监测局势以及要有明确的指标。 三、菲利普国王访问布鲁塞尔大学医院 4月7日,菲利普国王访问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院(UZ Brussel),在工作人员带领下,他访问了医院的非新冠病毒区,听取了医护人员的心声,并对他们的工作表达了高度赞扬和感谢。 菲利普国王访问了重症监护室,了解了呼吸机工作原理,并参观了儿童看护室,目前住院的两名儿童情况良好,一名2岁,一名只有24天。 据RTBF报道,医院中原来的Samson康复中心已经改造成医护人员的休息处,另外还有两个校园实验室被改造成缝纫车间,有45人在加紧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疫情期间,急诊服务能力增加了一倍。 医院领导Marc Noppen强调,国王的访问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一方面是对我们3800名员工出色工作的认可,另一方面证明了医院是安全的,民众要及时打电话给自己的医生,不要担心去医院,避免耽误治疗。 四、跑步的社交距离:不要跑在别人后面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一项新的研究建议,在冠状病毒封锁期间,进行户外运动的人们应该遵从更为严格的社交距离规则。 鲁汶大学(KU Leuven)和艾恩德霍芬科技大学(EindhovenTechnology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进行了模拟演示,验证了即使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户外行走的人仍有可能通过空气传播接触到新型冠状病毒。 研究协调员贝特·布洛克告诉布鲁塞尔时报:“当您外出跑步,骑自行车,步行时,这实际上已经在您身后创建了一个通常称为滑流或尾流的区域。” 布洛克说,滑流可以描述为类似于真空或阻力效应,当正常气流被运动中的人干扰时会发生这种现象。 模拟显示,两个人一前一后进行慢跑时的滑流,即使它们以每小时4公里的速度传播,也很可能会接触到后面跑步的人。 “当人们说话,呼气,咳嗽或打喷嚏时,它们会产生飞沫,而最大的飞沫往往会首先掉落到地面,而较小的飞沫可以在空气中停留更长的时间,因此,在飞沫“背后的人”很“危险” 尽管滑流有时可能传播范围长达10至15米,但布洛克表示,滑流仍然很狭窄,并指出呼吸道的气体往往会很快蒸发。并表示:“人们在缓慢移动的情况下,保持1.5米的距离是非常有效,但是在运动情况下则有所不同。” 研究表明,(跑步中)降低这种风险的一种方法是避免跑在别人的后面,最好是要么并排奔跑,要么错开跑。 布洛克在Twitter上分享了这项研究的发现,他说,尽管模拟没有考虑到不同的风况,但“避免滑流”的建议也适用于在大风条件下进行锻炼的人。目前这项研究正在进一步验证中,在此期间,当局表示目前封锁期间,居民还是可以进行户外体育锻炼。 五、虽然存在争议比利时已经在使用“新冠神药羟氯喹” 自从疫情发生以来,社交媒体上针对羟氯喹的争论就一直在升温,科学界也是如此,目前没有任何适当的临床试验可以证明。 据RTBF报道,Erasme大学医院新冠病毒科室,传染病专家已经在给患者使用这种药物,Jean-Christophe Goffard医学博士指出:新冠病毒会对某些器官造成损害,也会引起炎症。实验室已经证明羟氯喹具有抗炎作用,可以减少病毒的产生。因此,在疫情传入之前,我们就订购了这种药物。从疫情开始,我们就把它给所有感染病人服用。 他还表示:在疫情战争中,我们无法等待科学证据,只能基于是否对患者有好处,病毒感染确实减少了,同时也保护了医护人员。


六、Saint-Josse向市民分发可重复使用口罩

布鲁塞尔的Saint-Josse区将开始对外分发可重复使用的口罩,以防止新冠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我们知道关于口罩的使用尚无科学依据。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希望与疫情作斗争并为逐步解除封锁做准备。”市长埃米尔·柯尔对法文媒体La Dernière Heure说。 柯尔说:“如果戴口罩有助于减少病毒的传播,那么应该将其推广。”“我们的目标是为每个居民提供符合标准的口罩。” 据Bruzz报道,虽然目前Saint-Josse区政府的规定,戴口罩不是强制性的,但还是建议这样做。 近30,000片符合联邦公共卫生服务标准的防尘口罩将在CPAS / OCMW(社会行动公共中心),La Maison de la Famille,Guy Cudell等当地公司或机构的资助下完成制造。 柯尔说,分发口罩是Saint-Josse应急计划的一部分,市政府为此专门拨出60万欧元。


七、Fontaine-l'Evêque市建议民众戴口罩 虽然戴口罩不是强制性的,但现在Fontaine-l'Evêque继Wavre或Enghien之后,强烈建议民众在必要性外出时佩戴口罩,其他政府措施仍旧需要遵守,比如安全距离,禁止非必要出行等。由于医用外科口罩和FFP2口罩要预留给风险更高的医护人员,所以建议居民在大规模口罩到来之前,先制作替代性口罩。

八、疫情期间“在家开派对”:警方执法时可不受限进入私人住宅 内政部长德克雷姆说,为防控新冠状病毒的传播,封城期间,警方执法时可不受限进入私人住宅阻止“不必要派对”。 他提到总检察院3月25日发布的一份通知,其中详细说明了关于司法执行政府为防止冠状病毒传播所采取措施的指示。该指令规定,当危险“具有极其严重和急迫的性质,威胁到人的生命或人身安全”时可适用《警察法》第27条,允许对私人场所进行行政搜查。 此前,德克雷姆曾说过,疫情下,聚众人群“表现得极为缺乏公民责任”。联邦政府疫情发言人艾曼纽尔·安德烈教授说,这类人群“正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并且这将对疫情传播以及医生和护士每天进行的繁重的日常工作产生负面影响,从而使每天的工作量越来越大。” 九、瓦隆区动员军队、民防和医疗志愿者帮助养老院 3月25日之前,瓦隆区养老院各种原因造成的死亡人数有378人,目前600家养老院,感染病例超过10人的有116家。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8日,面对养老院日益恶化的局势,瓦隆卫生部长Christie Morreale决定寻求军队和民防支持,作为紧急后勤单位,他们可以在有需要的养老院对餐饮和居住区,根据健康状况进行分类,并对场所进行消毒。 另外瓦隆区还发起总动员,希望所有可用的医护人员和辅助医务人员,医疗机构,互助协会,学校医护人员,PMS,国家病-残保险研究所(INAMI)帮助养老院现场的工作团队。 卫生部长发言人指出:有关这个问题已经举行了几次部长会议,将与无国界医生组织、红十字会、医疗机构、AVIQ和世界医生组织联合推进该行动,预计到本周末动员100多人,增援因为疫情工作人员短缺的养老院。 十、布鲁塞尔出台新的遗体管理条例 布鲁塞尔出台了一项新规定,规定所有尸体必须尽快运到官方停尸房或殡仪馆,以减少冠状病毒传播的风险。 “为限制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而采取的社会隔离措施,同样适用于活人和死者,”布鲁塞尔有关负责人解释说。 他说,病毒在被感染后死亡的人的尸体上最多可存活三天。 该法规定“无论死者是否死于Covid-19,只要医生宣布死因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就必须立即将尸体运到殡仪馆或停尸房。”  值得注意的是,该规则还适用于那些死因不明患者(即死前尚未诊断出患有Covid-19的人)。克莱法特说,未经检测的患者仍有可能是该病毒的携带者。 这位部长说,该措施是针对医务人员短缺而采取的,目前该法将在未来60天内持续生效。 “通过集中处理尸体,我们可以允许工作高负荷的医生进行死因二次报告,这也限制了病毒的传播及其感染死者家属或其亲友的可能性。” 十一、比利时释放297名非法移民 考虑到人数几近饱和,加上为了实施社交距离措施,比利时外国人管理办公室不得不释放禁闭中心的非法移民,并投入使用Sijsele的紧闭中心(可容纳300人)。 据RTBF报道,4月8日,比利时移民部长Maggie de Block宣布,已经有297人被释放,禁闭中心内仍有204人,但保证释放是逐个研究进行的,其中没有罪犯。 疫情危机导致遣返可能性大大减少,但仍在进行,自3月13日以来共进行了93人次的驱逐,虽然有反对派政党要求暂停,并未成功。 非法移民不会合法化 比利时不打算采取葡萄牙的措施 – 将没有居留权的外国人合法化。Maggie de Block解释:非法移民不会获得居留权,已有居留权可以获得延期。 另外她还指出,虽然有一些确诊,但接待网络没有感染。她呼吁病毒是不分语言,种族,信仰和国界的,希望不要将移民申请者污名化。 十二、比利时监狱饱和:增加电子手铐,执行中断和提前临时释放 据RTBF报道,比利时司法部长Koen Geens指出,比利时目前实际监狱犯人数量9870人,而实际容纳能力只有9279人,接下来预计采用各种措施减少人数,减缓监狱和司法机构压力。 增加电子手铐服刑 通过延迟判刑和增加电子手铐服刑减少狱中人数,但有严格的除外责任。目前有445人嫌疑犯通过电子手镯进行审前拘留,已经有1414名犯人使用这种监控措施,其中荷语区的人数显著增加(+80),其他地区保持稳定。 执行中断 即暂停服刑,但需得到监狱长批准,并适用于监狱外出休假期间表现良好,脆弱易感染的人群。中断天数不计算服刑天数,需要后补。预计有389人享受这项措施,如果不遵守条件,这项措施会直接撤回。 恐怖主义者,无家可归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等重刑罪犯不适用此措施。 提前临时释放 服刑期满前6个月临时释放,需得到监狱长批准,重型犯同样不适用这项措施。这项措施预计下周生效,大约涉及150名犯人。


十三、不让员工戴手套口罩 员工死亡后Colruyt超市面临法律诉讼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Colryut的一名员工在确诊感染后死亡,他的家属表示将对该超市采取法律手段维权。该雇员的姐夫Hatim Doghmi对比利时媒体HLN说,他的家人雇了两名律师,将向该公司索赔。 Doghmi说:“主要问题是他在何处感染了病毒,这很显然是在工作中。”“该超市的做法不可原谅,因为他没有让他的员工在工作中得到充分的保护。” 周一,Colruyt集团证实,称这名超市工作人员Mohamed Nahi在4月2日晚上死亡。死者是年仅32岁的两个孩子的父亲。 公司发言人表示,Colruyt无法证实Mohamed Nahi 的死亡是否与病毒直接相关,但他的家人随后向媒体公布了他的死亡证明。 “四位医生得出结论,他死于Covid-19。”Doghmi告诉Bruzz,并指出他早在3月15日就开始咳嗽症状。他补充说:“他有所有已知的症状,如咳嗽和味觉下降,但由于他的肺活量仅受到10%的影响,医生仅让他居家隔离。” 家属称公司在工作时不建议戴口罩 Doghmi在向媒体发表的几份声明中说,Nahi的经理不建议他戴手套或口罩上班。发言人Nathalie Roisin称,她无法在周一的声明中证实这一说法。 “超市经常不让员工戴口罩工作,他们认为Nahi还很年轻,所以不会有任何危险”Doghmi告诉荷文媒体HLN。在媒体报道了Nahi的死亡之后,几家超市员工伸出援手证明此事。他说:“目前,我们的律师目前正在收集证词,目前大约有27份。” Colruyt发言人Hanne Poppe在电话声明中说,公司无法提供任何信息,但是会积极了解和配合Nahi家人的隐私和诉讼程序的。发言人表示:“我们仍然愿意进行对话。” 当被问及Nahi是否不鼓励在工作时戴口罩和手套时,Poppe说她无法发表评论,但表示公司将“采取必要措施澄清”这一事件。她补充说,Colruyt将继续遵循政府的官方建议,至于是否戴口罩,这不是强制性的。 十四、烦游客在小尿童前自拍 邻居挂横幅抗议 据RTBF报道,上周末小尿童前面有人挂了一条两三米长的横幅,呼吁遵守封锁措施,为了自己和他人着想,不要在这里自拍。该媒体记者推测可能是附近邻居做的,因为不希望很多人聚集在这里。

4月8日布鲁塞尔市政府移除了这条横幅,文化部长Delphine Houba表示,虽然横幅的用意是好的,但不是官方行为,所以必须停止。为了防止人群聚集在这里,警方会在附近巡逻。 另外布鲁塞尔市政府也保证,不管是否有疫情,小尿童都会继续撒尿,先前停了几天只是因为在维修。疫情爆发后,小尿童的博物馆和衣帽间也不再对外开放,但仍旧可以再Facebook上欣赏他的服装收藏。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