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播报 2020年3月27日

一、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49例,累计确诊病例达7284例

3月27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49例,累计确诊病例达7284例。新增死亡69例,共289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049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772例(74%),布鲁塞尔137例(13%),瓦隆大区131例(12%)。

在累计确诊7284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4652例(64%),布鲁塞尔846例(12%),瓦隆大区1621例(22%)。

SPF介绍,昨天有69例新冠死亡病例,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共289人。

SPF向媒体介绍,昨天有490人住进医院,在3月15日至27日之间,共有3338名患者入院治疗。截至今天,有690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昨天新的重症病人增加了85人。

自3月13日以来,已有858名患者治愈出院,其中昨天有183人出院。

我们预计“封城”措施将延长

国家安全委员会将于今天下午2点举行会议,由索菲·威尔梅斯首相主持。他将评估风险管理小组专家的报告,评估已经采取的防疫措施,对必要时采取新措施进行讨论。我们可以预见,“封城”措施将延长,至少延长至4月5日之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将不得不继续现行措施。住院人数正在增加,还远远没有达到高峰。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医院饱和。要等多久?我们将根据具体情况作决定。”瓦隆大区首席大臣迪吕波说。


二、布鲁塞尔一华人确诊感染

24日星期二晚上,布鲁塞尔一位女同胞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目前正在VUB大学医学院UZBrussel医院住院治疗。

华商时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患者。

患者告诉记者说,前些天,她开始觉得失去味觉,吃什么东西没有味道。然后,出现气急的情况。但没有发烧和咳嗽症状。她打电话给家庭医生。不能去家庭医生那里看病,家庭医生也不能到家里来看,问了病情后建议打一个专门的新冠病毒咨询电话问诊。她向这个专门电话打去电话,得到的建议是马上去医院看急诊。(之前也不敢随便去医院,怕交叉感染。)

24日星期二晚上10点,患者在家人陪同下来到VUB大学医学院UZBrussel医院(UniversitairZiekenhuis Brussel)。 在急诊室,并没有看到网上传说的紧张、人满为患和忙乱,看到医生和护士都有条不紊地在工作,对自己很耐心。急诊室门口有2名工作人员在门口,只让病人进去,家人就留在门口。马上验血、化验、肺扫描。三个小时后,医生说要住院治疗。刚开始是留在急诊室,夜里四点住进隔离病房。

UZBrussel医院在疫情期间,腾出4层作为隔离病房,在急诊室也留出一层接待新冠病人。

记者与患者交谈,感觉她状态良好,精神也很轻松。她说,昨晚睡得挺好的,没有什么明显的症状,昨天体温在37.4-37.7左右,插鼻管吸氧是为了呼吸舒服一些。一天吃4次药,吃的药是羟氯喹和Pantomed。羟氯喹已在法国和美国进行了临床试验,实验证明用它治疗新冠肺炎有一定疗效。Pantomed是胃酸药。 她说,医生和护士穿防护服和戴口罩进到病房后,连续把工作做完,需要的医药品等都是由人在外面递进来,工作结束后出去时,防护服和口罩就要丢到垃圾桶了。每次进到病房都要穿新的防护服。医生说她属于轻症,肺部没有什么不好的情况,拍肺片机器都是推到病房拍。医生说目前没有特别治疗新冠病毒的药,在摸索治疗。

她表示自己心理上并不害怕,身体上也不是很难受,只是偶尔咳嗽。她说,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感染的,疫情爆发后就很少与朋友聚会,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健身房或者公交车上被传染,因为封城前有段时间每天去健身房健身,有时乘公交车。 医院方面并未要求她的先生和孩子进行检测。她的家人已经在家自我隔离。

比利时疫情仍然在蔓延,本报提醒侨胞们加强安全意识,做好自我保护,遵守政府的防疫措施,每个人平安健康!我们也衷心祝愿患病的女同胞早日康复!


三、“接下来几周”四月初预计达到峰值

新冠状病毒疫情在比利时仍处于上升阶段,疫情高峰预计在“接下来几周”。

冠状病毒参考实验室的埃曼纽埃尔·安德烈本周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基于全民遵守这些防疫措施的前提下,预计“接下来几周内,即4月初左右”疫情达到峰值。”

国家危机中心发言人贝诺·拉马克尔表示,像复活节后重新开学等措施目前还言之过早。他说:“现在是紧要关头,要尊重现行措施,即使有可能不得不延长措施……如果我们不团结对抗,那疫情还会持续更久。”

危机中心和FPS公共卫生服务局呼吁所有比利时人继续保持现状。此外,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要求生所有疑似患者戴好口罩,居家隔离。”

安德烈还强调,抗生素对病毒感染无效。


四、比利时不会接收国外确诊患者

尽管有其他国家要求帮助救治新增感染患者,但比利时目前不会再从国外接收确诊患者。荷兰和意大利的医院向比利时提出的请求遭到拒绝,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办公室向荷文媒体De Tijd透露。

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担心患者的涌入将使他们的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要求欧洲团结的呼声变得越来越迫切。据《De Tijd》报道:“只要我们尚未达到疫情峰值,我们只会为比利时公民提供医疗。”消息经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办公室证实,对于来自国外的患者,暂不接收。比利时的医疗体系仍有改善的空间。 “但是我们现在无法负担来自国外的患者。如果我们在特定时期没有足够的床位却接收国外的要求,这就很难向公众交代了。”

如果比利时比其他国家先达到疫情峰值,倒是有可能接收外国患者。德国已决定接收少数意大利患者,以缓解濒临崩溃的医疗机构。法国的阿尔萨斯成疫情重灾区,好在得到了德国以及瑞士和卢森堡的帮助。


五、众议院授予维尔梅斯政府特别权力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3月26日,比利时众议院投票通过授予苏菲维尔梅斯领导看守政府特别权力,关于特别权力的详情可以在众议院网站了解,以下主要是其中针对新冠病毒的内容: 关键词:快速

这是特别权力最主要的好处:快速处理。政府可以不通过议会启动针对新冠病毒的措施,包括:预防和处理任何公共卫生问题,作为紧急事项处理避免产生严重后果。重要的是能够迅速采取措施保护国内关键行业,保证供应安全,以及公共服务和重要行业的连续性。

牵涉哪些领域?

答案是跟新冠病毒有关的和影响到的所有领域。特别权力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公共卫生措施,阻止疫情蔓延,保护弱势群体。

例如,特别权力可以采取措施增加后勤和接待能力,支持卫生部门,医院和医疗组织,让其在安全的条件下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支持经济和家庭

第5.3条内容指出:政府可以对经济领域和家庭提供措施,包括各种直接措施,间接措施和附带措施。还明确提到要保证金融稳定和经济连续性。

另外特别权力还会包括司法和监狱系统领域。

最少3个月最多6个月

特别权力自《比利时箴言报》公布之日起生效,期限为3个月,明确规定在3个月后进行评估。评估后只可延长一次。根据特别权力通过的所有“法令”必须在其生效后的一年内由众议院以“传统”方式进行表决。

特别权力不能做什么?

特殊权力太大,所以参与投票的10大政党明确规定指出了特别权力不能干预的领域:不可采取任何措施妨碍社会保护或家庭购买力,比如不可不实施或改动工资,薪金和社保的指数计算机制,不可减少社保或提高其准入门槛。

需要指出:法律草案的一些内容,比如国王有权采取措施抵制新冠病毒,还需要参议院投票通过。只有这次投票结束通过后,议会才会授予维尔梅斯政府特别权力,几天后会在《比利时箴言报》发表,届时生效。


六、瓦隆区即将发放针对个体经营者和中小企业的5000欧元补贴

前些天瓦隆区政府宣布成立2.33亿欧元的特别援助资金,被迫停业的个体经营者和少于50名雇员的中小企业,可以享受一次性5000欧元的补贴。

瓦隆区预计有5.5万受益者,包括餐饮业,零售业,旅游业,理发店,集市,驾校,大客车车主和洗车行等主要经营领域。

瓦隆区政府如今宣布了领取补贴的操作办法:通过新冠病毒企业援助平台在线申请,流程简单。还承诺正常的审查之后,第一批款项将在4月份很快下发,详情可以通过1890.be网站了解,或者拨打1890企业信息咨询电话。


七、13.5万自营业主申请收入补助

据比利时联邦中小企业部长丹尼斯·杜卡姆介绍,自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已有13.5万名自营业主申请政府补助金。

每月1,500欧元的收入补助是索菲·威尔梅斯政府宣布的一系列措施的一项,以缓解比利时大规模停业的冲击。一些个体经营户,例如零售商,餐馆老板和咖啡馆老板,都获得了政府提供的“特殊补偿”。

收入补助将延伸到其他类型的自营职业,各行各业反响热烈。

杜卡姆说:“这项措施将为他们提供一个财政上的喘息空间,是对许多自营业主呼吁的回应。”。他解释说:“根据对社会保险机构的初步调查,已经有13.5万名自营业主申请了3月份的收入补助。”“但这一数字在未来几天仍有可能增长。”

社保公司UCM做出了自己的估计。一位发言人说:“在全国范围内,鉴于有72万名完全自雇的人,可能会有15万份申请。”

UCM表示,这意味着,按照每月1500欧元的补助金计算,国家社保基金Inasti每月需支付2.25亿欧元。“但是,该预算(约30亿欧元)完全可以由Inasti持有的国库储备金承担,大家无需担心。”


八、比利时目前预算赤字超过300亿欧元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De Tijd的数据显示,比利时的预算赤字现在已超过300亿欧元,占GDP的7%。

赤字激增的主要原因是冠状病毒的爆发,这不仅导致经济活动急剧放缓,而且还增加了政府在补偿性措施上的支出。

根据一项统计,全国一半以上的劳动人口(约300万人)目前由政府资金支付工资,其中包括超过100万的临时失业者。

疫情的冲击意味着先前对赤字增加的预测将达到3个百分点,而现在预测可能为5个百分点。在疫情爆发之前,今年的赤字有望达到GDP的2%。而现在的预测是7%。

但是,诸如增加临时失业救济金之类的救助措施仅占GDP的0.6%。其他措施,如推迟缴税的决定,对收入损失并没有影响,因为这笔钱最终将被支付。政府宣布的用于担保企业信贷的担保基金也是如此。唯一的损失就是这样的贷款被拖欠。即便如此,银行业也要为第一部分的损失负责,高达贷款资本的3%。第二部分预计是3%-5%,由金融部门和政府各承担50%。

主要影响将仅仅是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对公共财政的影响。当税收收入下降时,支出保持不变或增加。

九、根特大学六月在校考试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根特大学希望从6月1日起,四万名学生在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前提下进行考试。

根特大学公开表示,目前,新版考试校历表正在制定,并保证从6月1日起进行的考试可以保证师生之间的安全社交距离,预计每天组织三场考试,每两场考试之间对考场全面消毒。

根特大学校长Rik Van de Walle具体解释道,1.5万名硕士研究生将通过与导师的交流、小组讨论、以及个人发表见解的方式进行测评,学校并未确定评分方式,然而2.5万名本科生必须“出席”考试,这将以小组的方式进行。

考试从6月1日开始,周六也可以进行考试。每天三场考试,分别为8点30分、13点以及17点30分,每场考试的时长最长持续3小时,每两场之间对考场进行消毒。如果考试的时长超过三小时,可以对学生单独安排考场。

如果有特殊情况,学生无法出席考试,学校将出台新规定,该规定最晚于6月15日进行,学生可以通过另一种形式进行测评。

特根大学已经进行了十余天的远程线上课堂,对此,校长表示,当看到空荡荡的学校礼堂以及空空如也的街道,这令人非常惊讶,但是令人十分欣慰的是根特大学社区的线上平台,每天都有学生在上课。


十、布鲁塞尔出租车司机要求停止运营

布鲁塞尔出租车司机不同意所在行业作为基本行业继续工作,出租车行业和CSC-Transcom工会要求完全停止运营。

根据出租车工人协会的数据,该行业的就业人数下降了75%到80%。出租车公司让员工临时失业,而个体经营者则蒙受巨大损失。

出租车司机认为,与布鲁塞尔的Stib公共交通司机相比,他们受到的保护太少。该组织副主席Michael Zybelberg指出司机们没有口罩,另外前后乘客之间也有交叉感染风险。CSC-Transcom代表 Lorenzo Marredda强调是出于健康原因要求停止运营,这样个体经营者就可以求助于支持措施。


十一、布鲁塞尔为没有家庭医生的人推出电话号码

布鲁塞尔周四公布了一个新的电话号码,供没有家庭医生的人们咨询新冠状病毒有关的健康建议和问题。

“很多居民无法联系到家庭医生。就目前而言,他们情急会电话求助于紧急电话“112”,造成电话服务繁忙,有可能影响其他真正需要问诊的病人。”布鲁塞尔预防和安全服务部门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

通过新的1710号码,布鲁塞尔居民可以联系全球定位系统的调度人员,由他们提供建议,或者在必要时由他们转接给其他人。

该电话咨询适用于咳嗽,感冒或发烧,怀疑自己感染了冠状病毒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您应该首先致电家庭医生或1710(如果您没有家庭医生),而不是112紧急电话。

该新电话线路是布鲁塞尔与FPS公共卫生、布鲁塞尔家庭医生协会联合会、布鲁塞尔消防局和紧急医疗援助服务处以及比利时红十字会联合推出的一项举措。


十二、在1公里范围内锻炼“不是一个好主意”

当联邦警察要求对控制新冠状病毒传播的外部活动制定更明确的规则时,内政部长彼得·德克雷姆(Pieter De Crem)表示,拟议的1公里规则“并非良策”。

根据1公里的规定,人们只能在离家一公里以内的地方活动。但是,德克雷姆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人们有权外出。如果居住在公寓或住宅区中的人们只能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活动,那么许多人将可能活跃在这个小范围内。这将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德克雷姆对VRT说。他还补充道:“这项举措对人们的心理方面也会产生巨大影响:因为这使得他们像是待在一个露天监狱里一样。”

当地警察部队常务委员会主席尼古拉斯·帕林克向De Standaard表示,警方此前就要求过对冠状病毒措施的制定更明确规定,因为政府关于人们应该“离家近一点”的指示“太模糊”。所以他们提出了严格的规定,参考法国生效的规定:每天在户外进行的户外运动仅限于一小时,且离家不超过一公里。

“但是,我们可以调整具体的距离。”佩林克说。 “只有明确规定,警方才能够容易执勤。”


十三、网上购物大幅上涨大家都买什么?

隔离措施改变了比利时人民的消费习惯,网上购物大幅上涨,在家不仅要远程工作,还要照顾孩子,导致一些产品特别的受欢迎。

家庭和办公

远程办公需要笔记本电脑,键盘,鼠标,耳机,不过最受欢迎的是打印机以及墨盒和打印纸。然后是趣味烹饪工具,面包机已经不稀奇,现在流行爆米花机,冰沙机甚至煎饼机,可以与家人一起打发时间。

孩子需要游戏

孩子们要买各种玩具,游戏和游戏机。最近上市的AnimalCrossing游戏大卖。还有各种户外游戏,花园成了游乐场,蹦床,秋千和小木屋都特别受欢迎。

高档温度计

有人担心身体健康,购买温度计,甚至是70欧元的高档款。

如何配送?

只要遵循安全距离规定,送货上门仍然是允许的,一些商家会配送到取货中转点。

商家调整战略

跟商铺一样,家电商场也关门了,但仍负责网上销售和送货,送货时要遵守新冠病毒预防措施,比如Vanden Borre, Eldi或者 Krëffel。

Vanden Borre:小件由Bpost正常送货。大件货由于送货上门不能再两人一组进行,所以现在只送到1楼(除非有大电梯),只送到门口,不会打开或安装。旧电器拆装(内置设备)仍可回收,需要放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另外只接受银行卡付款。

Krëffel:也在送货,但必须网上付款以减少接触,也是送到门口不负责安装,内置设备或电视安装服务不再可用。旧设备可回收,需要放到家门口。

Eldi:仍可在线下单,时间期限上延长大约一周,货物也是交付到门口,保护客户和送货员。

亚马逊优先配送急需产品

跟许多电商网站一样,亚马逊也面临网上购物的快速增长,为此该公司宣布:暂时优先配送基本食品,医疗用品和其他急需产品订单,以便能够尽快补货和送到客户手中。用户可继续下单有库存的商品,但送货时间可能会延长。对于非紧急订单,下单客户也可在允许时选择立即发货选项。

比利时商家呼吁民众在国内电商网站购物

这次疫情危机给比利时众多行业带来了灾难性影响,Brantano,Di & Planet Parfum, Fnac, Vanden Borre, JBC还有 Maxitoys联合呼吁比利时民众在国内采购。

25家主要零售商呼吁成立“神圣联盟”,鼓励在当地电商网站上购物。他们在联合声明中解释:对所有零售商来说,无论规模大小,2020年都将是亏损的一年。国内电商网站上也可以找到类似的货物,民众在国内采购不仅更方便,也是对国内经济的支持。


十四、面包店销售额下降50%到60% 糕点没销路面包卖的更好

3月26日,法语区面包师联合会表示,受疫情影响面包店的销售额平均下降了50%至60%,甚至70%,而糕点产品几乎没有销路。唯一的安慰是是面包卖的更好,比起超市大家更愿意来面包店买面包。

该联合会主席Albert Denoncin表示:我们行业每天都在冒着健康风险保证每个人都吃到面包,但是却被政客遗忘,没有优先考虑发放口罩这些防护设备。另外,为了维持安全距离一些老板不得不解雇了一些店员。

面包店通过邮局配送面包和糕点

近日,列日、Vieviers附近Theux一位手工面包师Pierre Hennen决定通过邮局配送面包和糕点,因为面包是在石头上烤的,皮比较厚,所以不用担心邮政服务问题。当天发货,第二天就能送到,他在一周内卖出了200份面包,200-300份糕点。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只接受网上订购下单。这一成功显然和疫情有关,客户通过邮局收货避免了更多接触和感染风险。


十五、比利时彩票销售额下降了30%

最近,比利时彩票销量与同期相比下降了30%。比利时国家彩票发言人Joke Vermoere强调完全是受疫情影响。彩票对卖家和销售点都采取了优惠措施,例如延长有效期,推迟销售点的某些费用。

发言人解释说:“我们希望尽力避免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让中奖玩家去报摊领奖金。”所以,中奖彩票的有效期从20周延长到30周。此外,目前也没有必要前往布鲁塞尔总部领取大额中奖,还要遵守隔离规定。为了支持销售点,彩票公司决定对不再销售的刮票延迟开票。


十六、卫生健康领域有70万余名工作者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比利时统计局在2019年一项关于工作者从事领域的调查数据结果显示,比利时15%的劳动力,也就是说,有70万余名工作者,在卫生健康部门工作,其中包括14万名护士、10万名护理人员、3.5万名医生,以及社会卫生工作者、清洁人员、维护人员、行政人员及其他分支的工作者。

从事卫生健康领域的劳动力,弗拉芒大区占16%,瓦隆大区占14%,布鲁塞尔大区占10%。

25%的女性从事该方面工作,而男性比例占6%。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年龄在65岁至69岁的医生仍在工作,占总比例的17%。

在卫生健康领域中,所有工作者的学历资历普遍较高,其中54%的工作者具有高等教育文凭,其他领域工作者具有高等教育文凭则为45%;卫生健康领域的工作者非全日制工作比例为47%,其他领域非全日制工作者的比例则为22%。具体来讲,卫生健康领域工作者夜班比例占18%,其他领域占11%;卫生健康领域工作者周末工作比例占37%,其他领域则为20%。

25%的工作者有1至2个孩子,8%的工作人员拥有孩子个数为3个或3个以上。


十七、外出需要戴口罩吗?

随着新冠状病毒在比利时的确诊病例超过6,000例后,街上戴口罩出行的人越来越多。但这有用吗?

布鲁塞尔时报报道说,在FPS公共卫生服务局,Sciensano和国家危机中心每日更新冠状病毒数据期间,病毒学家史蒂文·范古奇教授强调,健康的人出行戴口罩“没有太多用处”,这只是大家的一种自我安全感。

口罩只能保护两类人群,即患者,医护人员和其他照顾患者的护理人员。FPS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把口罩留给这些急需人群。”“如果你身体健康,戴口罩出行时没有意义的。”

如果你想保护自己和他人,保持良好的基本卫生是最重要的,FPS说。“按照建议,尽量呆在家里,经常洗手,与他人保持1.5米的距离。这是保持身体健康和防止病毒传播的最佳疗法,”卫生局说。

这是对所使用的各种面罩,它们提供何种保护以及为谁提供保护的解释。

1. 外科口罩供医院、疗养院和家庭护理护士使用。患有呼吸道感染的轻度症状但不发烧的护理人员,也应使用它们。

疑似或已确诊的患者需要佩戴外科口罩,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包括护理人员也应佩戴此类口罩。

2. FFP2和FFP3口罩由与疑似或确诊患者密切接触的护理人员人员及治疗人员佩戴。

正确佩戴后,这些面罩需要紧密贴合鼻子和脸部,确保过滤所有吸入的空气。在治疗患者后,应立即丢弃这些口罩,因为它们通常已被污染。

3. 自制织物口罩不是医用口罩,也不能提供与外科口罩相同的保护。疑似感染者或居家自我隔离的患者,如果没有外科口罩,可以使用自制口罩。


十八、中国民航局关于国际航班调整的最新通知

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中国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中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这是有史以来最严的航空运力调控,能极大地缓解中国疫情输入的压力,以往通过转机他国的旅客也回不来了。国际票价估计要起飞了。


十九、中国暂停持有效签证、居留许可外国人入境

3月26日,中国外交部和国家移民局联合发布公告,自2020年3月28日0时起,暂时停止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

为何要在此时暂停?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学系主任郑志杰分析,目前国内疫情缓和,社会经济逐步走上正轨,外国人士也在考虑来华工作、学习,因此面临较大的疫情输入压力。他认为,今次公布的措施,是严防二次暴发的一个举措。公告也强调,“这是中方为应对当前疫情,参考多国做法,不得已采取的临时性措施。” 郑志杰表示,当前外国人士持有的签证,多为旅游或工作签证,因此相关措施可能需要持续到欧美国家疫情好转为止。

值得一提的是,相关措施中也有一定“豁免”。公告称,持外交、公务、礼遇、C字签证入境不受影响。外国人如来华从事必要的经贸、科技等活动,以及出于紧急人道主义需要,可向中国驻外使领馆申办签证。


二十、有无必要抢购羟基氯喹? 张文宏:还是多喝水多吃鸡蛋少瞎混

针对羟基氯喹这一药物,张文宏表示,这一药物在国内治疗了相当多的病人,但目前研究的例数太少,对于羟基氯喹的作用,我们还要等待更多临床试验的结果,首先这个是处方药,还会有不良反应。

张文宏特别建议,所有人包括华裔不要去囤积羟基氯喹,这是没必要的,他强调说, “如果你得了流感你也吃这个药,你以为自己是新冠病人,但这个药不是给你用作预防的。最好的药物是什么,我告诉你,还是多喝水,多喝牛奶,多吃鸡蛋,多睡觉,不出去瞎混。”

(来源:比利时华商时报